響│過去的釋出‧末


◈主軸角色:多良

NPC-多良


《 續首篇 》


相關劇情:

◎多良│再會面

內文下收↓





  離開家中已經過了兩個月,響幾乎是盡可能的不下山的藏身於山中,這座山給人傳聞不是有妖怪會吃人便是有山神會震怒,因此並沒有幾個人會上山,這便成了響最佳的藏身處。
  之所以不願意下山,是因為響害怕會遇上自己的養父。

  當初只留了『我出門學習,暫時不回家。』等字條,即便對方沒有擔心的心情,但也肯定會引起對方的憤怒吧?

  響對於泉來說,只是個待成熟便可販售的果實。
  假如被對方給遇上了,十之八九就算用綁的也會被帶回去的。

  而且只要被抓住了,響認為,自己就再也沒有這樣逃走的機會了。

more...

響│過去的釋出‧首

◈主軸角色:泉さん

NPC-泉先生

(圖中為響對泉先生的第一印象,年約二十三)

關於此篇的前置:
◎響的角色前段設定
◎響的母親

內文下收↓







  在響的母親殉職後,響的親戚便拒絕繼續照顧響。
  口中說著『有一半的妖怪血統的話放著大概也能活』、『要不就去找找妳的父親吧』等般話語的將響放逐了。

  無奈的蹲在巷子中,響對於接下來的去向不知所云。
  年僅六歲的她,還沒來得及過七歲的生日,便同時失去兩樣最重要的東西。

  母親,以及歸所──

  在那個時候,她遇到了一名男子。

  那名男子看上去有些斯文,感覺應該是位商人。
  他打量了下縮在牆下的響一番後,摸了摸下巴,露出了笑容朝著響伸出了手:
  「不好意思,剛才的對話我聽到了,看來妳成了孤兒,如果沒地方去的話就跟我走吧?會給妳吃飯的。」

more...

響│多良-再會面


  『這個拿去,之後就別告訴別人俺在這裡的事情,可以的話,你也別再過來了。』

  印入眼底的,是對方那看上去自責多過難受的表情,他翻找了很久,卻找不到他口中所想給我的『賠償』。
  雖然笑著跟他說了不用了,況且這也是我自願的,再說,我本來對這個人就還有著一個債還沒還,一債抵一債,不是正好嗎?

  最後,那個人從他身上取下了一片閃閃發亮的鱗片,並且放在我的手中。

  好漂亮。

  看著手心中即使被自己的血沾到卻仍閃閃發亮的鱗片。
  『這個我不能收。』
  『俺沒有什麼能給你的,把它賣給其他妖怪換點醫療費吧。』
  『可是……』
  『沒有可是了,快走吧,是人類就去活在人類的世界。』

  三年前,他遇見了一隻人魚。
  但是從那之後三年間,他依然常常去找那隻人魚。

  『不是讓你別來了嗎?』
  『沒辦法啊,我依舊不是人魚先生口中說的那樣完全的人類。』

  聳聳肩笑說著,我坐在湖邊,將雙腳上的布條解下後浸在沁涼的水裡,而透過湖面些許模糊的傷痕,他只是看了眼,露出了拿我沒辦法的笑容。


more...

響│虛鏡-初次會面


※此為與他人角色虛鏡共同敘寫之交流、紅色區域為虛鏡中之所寫。

正篇開始。



  凌晨。
  在這樣的時間點,有著最清晰的空氣,氣溫也因為夜轉日而有些微涼,緩緩升起的太陽的陽光逐漸照入山中,為本來的一片漆黑帶來了光亮。
  本待在樹上的人影因微光而醒來,稍稍的伸了伸懶腰,就要天亮了。

  他待在一個能看見日出的高樹上,有著不凡身軀的他要爬上這樣的樹木是輕鬆的。
  可是他必須在天亮之前下去。

  不猶豫的往下躍,因沒穿著木屐等鞋裝,因此落地的時候並沒有發出鞋跟與土地敲出的聲響,而是比其安靜許多的……甚至讓人見了,會以為他並不是從那麼高處躍下來般的輕盈。

  站定了身,在微光照射下一頭亮眼的紅髮隨著晝日開始轉暗的有所變化,本人像是不在乎般地整理起自己的衣物,將袖子與下身的布料稍稍收緊。
  本該有著些許肌肉的手臂也隨著太陽升高而逐漸變的纖細。

more...

響│母親



  「響,你是母親最親愛的孩子。」


more...

▶自我介紹

Yuye

Author:Yuye
。✧*。٩(ˊᗜˋ*)و✧*。
隨心情的塗塗

*原創直線
*二創目前鬼燈的冷徹

(●´°ω°`●)
▶類別
▶最新文章
▶月份存檔
▶足跡
可以餵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