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舒拉│青色的鬼


《相關一》《相關二》《相關三》



光一

風間光一02「不行欸,我能找的都找了,這上面沒有妳所要找的人。」

more...

尤舒拉│初夢(微慎)


  從山崖邊眺望一望無際的天邊,低首一看,不管再怎樣大的屋子,如今卻如此渺小,盡是收入眼底。

  這是夢嗎?
  呼出的氣息因氣溫而變成了白煙,本來看得透徹的視野也被一陣霧壟罩著。

  ──是夢吧……

  輕輕閉上眼,她感覺不到太多其他的感觸,視覺上樹木被風吹的搖曳著,讓她感覺如同也被風輕輕吹拂著,但只要閉上眼,一切就好像假的一樣。

  這是夢吧。



more...

尤舒拉│湯石 堇、八重、青鬼(匡)-誤會‧末


續上篇

※此為與八重中之、湯石 堇中之共同敘寫之交流。

尤舒拉字體顏色
青鬼(匡)字體顏色
櫻鬼(八重)字體顏色
湯石 堇字體顏色

(因為大型交流於是用顏色區分)(文中插圖感謝八重中之、堇中之支援)

湯石 堇方傳送門:



  青色的,交給尤舒拉。
  准尉這麼說,自己沒什麼意見,那就照做。

  這樣的狀況就是一對一,個人對個人。
  頷首回應同僚的話,尤舒拉像是得到允許,下一刻直接衝了出去。
  和那竄現出的面具怪異打了起來。

  凝神,大尉的異色雙眸注意力立刻轉回櫻色人影身上。
  對方在原先位置重新落了地,看向開始纏鬥的兩人,似乎沒有想要阻止的動作。
  卻也露出一副傷腦筋的神情。

  消失的細線讓堇抓準了機會。
  失去阻礙,就是攻擊。

  「看這。」

  ─她的對手是她。

  轉棍,武器持後。
  提醒眼前女性怪異需將視線放到自己身上,擰眉的堇出了聲。

  算是好心警告。

  俯身,向前,動作及手中棍棒接軌。
  左右左右,右左。
  旋出棍身橫劈突襲,再橫劈。
  招招攻擊對方要害,力道與速度絲毫不減。

  目前擔心的是櫻髮女子這裡會意圖幫忙另一名同夥,增添同僚戰鬥上的麻煩。
  堇明顯地一意要將兩怪異的距離拉開。


*    *    *

  直到跑開一段距離,尤舒拉停止逃跑的轉過身,手持武器的和對方對持起來,青鬼也因尤舒拉的停下而跟著停住,但也只有幾秒的時間,他又襲向尤舒拉。

  武器碰撞聲不斷,這讓尤舒拉想起第一次和對方打起來的事情。
  那時的自己是那般的渺小。
  但是這次,她不會輸,也不能輸。
  青鬼也像是知道尤舒拉的強項般,不斷的攻擊著尤舒拉的雙腳,鬧的尤舒拉既是跑又是跳,一逮到機會就反擊。

  整體歸算尤舒拉仍是處於弱勢,嚐過對方的強大的她,沒有把握能夠打贏,但是起碼給自己的同伴有個好舒展的空間,必定在這裡拖住他。

  一邊想著,兩方人影拉開距離後又聚上。

  一座山林間,兩組怪異與厄除對持著。
  像是驚動到了什麼,樹邊幾隻不尋常的鳥兒紛紛飛起。

more...

尤舒拉│湯石 堇、八重、青鬼(匡)-誤會‧首


※此為與八重中之、湯石 堇中之共同敘寫之交流。

尤舒拉字體顏色
青鬼(匡)字體顏色
櫻鬼(八重)字體顏色
湯石 堇字體顏色

(因為大型交流於是用顏色區分)(文中插圖感謝八重中之、堇中之支援)

湯石 堇方傳送門:

正篇開始。




  緊急調派。

  休假回營後的第一個任務一結束,前腳踏進軍營門口。
  正準備往辦公室走去的堇就被下屬叫住,並交給了她一封上頭指名給她的信件。

  接到信件的當下,她就知道可能是什麼事情了。

  突發事件。
  而且很嚴重。

  信上大致內容是報告某座山林間有人上山後,陸續失蹤,近日來尋獲幾具殘缺不全的遺體。
  雖然不是全部,但那些遺體經過確定,就是那些一部份失蹤的人們。
  還有一些仍未找到。

  大體上的咬痕與破壞,人們懷疑為怪異所做。
  可能是難纏的怪異。

  不解決此事,還會有人喪命。
  為了顧及民眾安全,機關派出經驗較豐富的厄除去解決。

  但那時間,只有她,剛好有空檔出來。

  所以堇依照上頭指令,和同樣被調派過來的准尉在第一時間,一同前往那座山林中搜尋。
  搜尋還未找到的失蹤人口。
  搜尋可能有關怪異的一切蹤跡。
  找出來,解決此事。


*    *    *

  接獲到任務後,尤舒拉與這次一同行動的長官會合。
  行了軍禮,尤舒拉看著眼前的人。
  是先前在街上遇見過的溫柔的人。

  「堇,要是遇上了目標,目標不只一個的話該如何處理?」
  依然沒有加上敬詞,明明對方已經是尉級身分,尤舒拉卻彷彿喚的很親暱般非常隨意。
  兩人在上山後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周圍,尤舒拉開口問著,像是想知道等等自己該優先判斷的事項為何。

more...

尤舒拉│青鬼-注定


  好熟悉的氣味,尤舒拉緩緩張開眼,因環境是熟悉的而放鬆,藍眸左右瞄了眼,注意到一旁的岐笙。
  啊,這裡是滸蕭的家嗎?
  尤舒拉動了動,腹部的疼痛讓她無法如願起身。
  「……滸蕭呢。」看著待在一旁的岐笙,尤舒拉問了聲不在這屋內的人名,然後頓了頓:「我的肚子,好痛。」聲音有點虛弱,但台詞好像挺沒緊張感的。

  而一旁的岐笙只是瞥了眼,「穿洞了當然痛。」
  像是有意又像是無意的沒有回答第一個問題,尤舒拉聽了後安靜了下,似乎想起自己在剛才遇上了什麼事。

more...

▶自我介紹

Yuye

Author:Yuye
。✧*。٩(ˊᗜˋ*)و✧*。
隨心情的塗塗

*原創直線
*二創目前鬼燈的冷徹

(●´°ω°`●)
▶類別
▶最新文章
▶月份存檔
▶足跡
可以餵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