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雪│開端‧末


《 續中篇 》

※此為與八重中之共同敘寫之合文。
八重方傳送門:
(文中插圖感謝八重中協力支援)




  後來,他們兩人終於不再保持著距離,輝雪坦然地接受了櫻火,而櫻火也如願地得到了輝雪的感情,眼中開始有了彼此的存在。

  兩個人比平時更常同進同出的,每天輝雪要出門的時候總是會找櫻火一同,有時候是去打獵,有時候只是單純地到其他地方散散步,偶爾被村民們瞧見的時候,總是歡笑地看著他們兩小無猜的樣子。

  只是經過了數個月,櫻火開始感到了焦急。

  雖然輝雪確實已不再逃避,肯正視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但卻仍然是抱持著相敬如賓的態度,除了擁抱和牽手之外,他也從來都沒有更近一步的舉動,似乎是很滿足於像現在這樣安逸的感覺。

  但對櫻火來說並不完全是如此,她想要的除了是他的心以外,也包括他的全部。

  這麼想著的時候,就在某一天她將輝雪邀請到了她暫時落腳的住處。這裡是村民們告訴她的地方,房屋的主人早已經搬走,所以有段時間沒人使用,正好提供了櫻火一個暫時安身的居所。

more...

輝雪│開端‧中


《 續上篇 》

※此為與八重中之共同敘寫之合文。
八重方傳送門:
(文中插圖感謝八重中協力支援)




  自此之後,櫻火就時常上山來拜訪輝雪。

  有時候她會在他忙碌於田園工作時,送來一些慰勞的茶水,偶爾在休息的時間聊上幾句;有時候她會陪他一起下山,單純在路上晃悠散心。

  近距離觀察了一段時間以後,輝雪完全恰如兩人第一次遇見時的印象,個性單純而善良,對於她的來訪時常都是採取歡迎的態度,有時候也很熱心地要幫女子打探家人的消息,幾乎沒有懷疑過她的目的。

  然而,也正因為這份單純,他的妖力才會是給人股純淨毫無一絲雜質的感覺,顯得更加地強大。不可否認的,她就是被他的這股強大所吸引,所以想要更加接近。

  輝雪當然不會知道櫻火的心裡在想什麼,他只是單純地認為她因為失去家人,無法忍受內心的寂寞,才會常常上山來找他聊天,再加上兩人又同屬於「鬼」的身分,在互動上來說,也會比其他人要來的親切、沒有負擔一些。

輝雪櫻火

  這樣來往的互動也持續了有段日子。
  對於櫻火的來訪,美月並沒有多說什麼,打從第一次見面,美月對櫻火就沒有多大的關感,更提不上好感了,往往櫻火來訪,對於對方的招呼,美月也都只是應了聲就無下文,整體來說並沒有多友善。

  但櫻火想親近的是輝雪,因此她也並不在意美月的態度如何。

  而今日,美月一反往常的打破了沉默。

more...

輝雪│開端‧首

◈主軸角色:櫻火

母親櫻火

※此為與八重中之共同敘寫之合文。
八重方傳送門:
(文中插圖感謝八重中協力支援)

正篇開始。




  當吹拂過綠葉的風,隨著春日的腳步來到了北山山腳下時,四面八方傳來了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象,天空蔚藍而澄淨,明亮的光線讓人感覺溫暖舒適。

  在這令人心曠神怡的天氣之下,有名人士悄悄拜訪了這個原本被嚴冬所覆蓋的地區,這名陌生人一身素衣,又刻意披掛著大件的披衣將面容隱藏了起來,令人看不清楚那其下的長相及特徵,只能從身上的衣料來判斷她大概是名女子,且不是屬於本地的人。

  雖然山腳下是如此風光明媚,可惜女子似乎無心觀賞這片景色。

  其實她是來找人的,在已經打聽了許多地方,似乎有消息透漏她所要找尋的對象來到了這個地區,於是她便隻身一人來到了此地。初來乍到時,發現這裡並不如江戶一般熱鬧充滿著人生鼎沸的景象,反而是人煙稀少,僅有幾處民房聚集,這位陌生人站在原地先是左右看了看,最後相中了一間看起來像茶屋的小店面,輕輕地掀起了簾幕走進去。

  「請問有人嗎?」

more...

NPC│藥師‧潤──藥物集結處

NPC潤商人

more...

尤舒拉│湯石 堇、八重、青鬼(匡)-誤會‧末


續上篇

※此為與八重中之、湯石 堇中之共同敘寫之交流。

尤舒拉字體顏色
青鬼(匡)字體顏色
櫻鬼(八重)字體顏色
湯石 堇字體顏色

(因為大型交流於是用顏色區分)(文中插圖感謝八重中之、堇中之支援)

湯石 堇方傳送門:



  青色的,交給尤舒拉。
  准尉這麼說,自己沒什麼意見,那就照做。

  這樣的狀況就是一對一,個人對個人。
  頷首回應同僚的話,尤舒拉像是得到允許,下一刻直接衝了出去。
  和那竄現出的面具怪異打了起來。

  凝神,大尉的異色雙眸注意力立刻轉回櫻色人影身上。
  對方在原先位置重新落了地,看向開始纏鬥的兩人,似乎沒有想要阻止的動作。
  卻也露出一副傷腦筋的神情。

  消失的細線讓堇抓準了機會。
  失去阻礙,就是攻擊。

  「看這。」

  ─她的對手是她。

  轉棍,武器持後。
  提醒眼前女性怪異需將視線放到自己身上,擰眉的堇出了聲。

  算是好心警告。

  俯身,向前,動作及手中棍棒接軌。
  左右左右,右左。
  旋出棍身橫劈突襲,再橫劈。
  招招攻擊對方要害,力道與速度絲毫不減。

  目前擔心的是櫻髮女子這裡會意圖幫忙另一名同夥,增添同僚戰鬥上的麻煩。
  堇明顯地一意要將兩怪異的距離拉開。


*    *    *

  直到跑開一段距離,尤舒拉停止逃跑的轉過身,手持武器的和對方對持起來,青鬼也因尤舒拉的停下而跟著停住,但也只有幾秒的時間,他又襲向尤舒拉。

  武器碰撞聲不斷,這讓尤舒拉想起第一次和對方打起來的事情。
  那時的自己是那般的渺小。
  但是這次,她不會輸,也不能輸。
  青鬼也像是知道尤舒拉的強項般,不斷的攻擊著尤舒拉的雙腳,鬧的尤舒拉既是跑又是跳,一逮到機會就反擊。

  整體歸算尤舒拉仍是處於弱勢,嚐過對方的強大的她,沒有把握能夠打贏,但是起碼給自己的同伴有個好舒展的空間,必定在這裡拖住他。

  一邊想著,兩方人影拉開距離後又聚上。

  一座山林間,兩組怪異與厄除對持著。
  像是驚動到了什麼,樹邊幾隻不尋常的鳥兒紛紛飛起。

more...

尤舒拉│湯石 堇、八重、青鬼(匡)-誤會‧首


※此為與八重中之、湯石 堇中之共同敘寫之交流。

尤舒拉字體顏色
青鬼(匡)字體顏色
櫻鬼(八重)字體顏色
湯石 堇字體顏色

(因為大型交流於是用顏色區分)(文中插圖感謝八重中之、堇中之支援)

湯石 堇方傳送門:

正篇開始。




  緊急調派。

  休假回營後的第一個任務一結束,前腳踏進軍營門口。
  正準備往辦公室走去的堇就被下屬叫住,並交給了她一封上頭指名給她的信件。

  接到信件的當下,她就知道可能是什麼事情了。

  突發事件。
  而且很嚴重。

  信上大致內容是報告某座山林間有人上山後,陸續失蹤,近日來尋獲幾具殘缺不全的遺體。
  雖然不是全部,但那些遺體經過確定,就是那些一部份失蹤的人們。
  還有一些仍未找到。

  大體上的咬痕與破壞,人們懷疑為怪異所做。
  可能是難纏的怪異。

  不解決此事,還會有人喪命。
  為了顧及民眾安全,機關派出經驗較豐富的厄除去解決。

  但那時間,只有她,剛好有空檔出來。

  所以堇依照上頭指令,和同樣被調派過來的准尉在第一時間,一同前往那座山林中搜尋。
  搜尋還未找到的失蹤人口。
  搜尋可能有關怪異的一切蹤跡。
  找出來,解決此事。


*    *    *

  接獲到任務後,尤舒拉與這次一同行動的長官會合。
  行了軍禮,尤舒拉看著眼前的人。
  是先前在街上遇見過的溫柔的人。

  「堇,要是遇上了目標,目標不只一個的話該如何處理?」
  依然沒有加上敬詞,明明對方已經是尉級身分,尤舒拉卻彷彿喚的很親暱般非常隨意。
  兩人在上山後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周圍,尤舒拉開口問著,像是想知道等等自己該優先判斷的事項為何。

more...

輝雪│那年大雪‧末


續上篇

黑色字體為輝雪視角。
粉色字體為八重(櫻鬼)視角。

※此為與八重中之共同敘寫之交流。
八重方傳送門:上篇下篇




  時間流逝的很快,不知不覺的,本來還是嬰孩的孩子如今已經能夠跑跑跳跳。
  輝雪總是在四周監視著。
  監視著不讓誰抱有惡意的靠近兩姊弟。
  每日都將需要用上的、或是食物放在門口,從不正面的與姊弟倆接觸,而是靜靜的看著孩子的成長。

  弟弟有著比身為父親的他來的更深一些的淺藍髮絲,自從見著那孩子露面,孩子無時無刻都帶著他當初帶來的那個面具,看來是戴習慣了,也或許是因為很中意。
  輝雪總是暗暗可惜想見見這孩子的面容。

  一日,輝雪一如往常地來到木屋前,只是他這次並沒有帶什麼。

  『叩叩。』

  不知道過了幾年了,輝雪再一次的敲動這門板。

more...

輝雪│那年大雪‧首

◈主軸角色:輝雪

輝雪
NPC-輝雪

※常駐型NPC因此下收介紹:

本名冬梟,輝雪是由一對老夫婦取名並且扶養,生於寒冷的北山,父母已亡,當時實齡年約四歲,偶然間被一對人類的老夫婦撿到並撫養。
夫婦倆並沒有子祠,即便明白眼前的孩子是妖怪仍是細心撫養,並由冬雪為景的給予命名,希望其如同這白雪般輝耀純淨。
因此,輝雪明白了人類的種種情感,一直到養父母死去,輝雪仍認為『輝雪』才是自己真正的名字。



在本篇中,輝雪是的生父,擔任著保護者的角色。
眼光品味甚差,與其力量是同等級的強大。


───(介紹結束)───

黑色字體為輝雪視角。
粉色字體為八重(櫻鬼)視角。

※此為與八重中之共同敘寫之交流。
八重方傳送門:上篇下篇

正篇開始。



  弟弟出生的那一天,外頭正好下起了大雪,片片的雪花從昏暗的天空落下,覆蓋著山、覆蓋著樹,像是要把一切事物全數埋沒一般。

  女孩小心翼翼地抱起了襁褓中的新生兒,他非常的安靜,甚至於有些安靜過頭了,她曾經看過那呱呱墜地的人類嬰孩都會用盡全力地哭喊,但懷中的這個孩子卻不一樣,就像是外頭無聲落下的雪花一樣,用著細細的呼吸聲在熟睡著。

  冬天的氣溫驟降,縱使女孩非人,依然還是感受到些許的涼意,想必這孩子應該也是會冷的,於是她從櫃中取出些舒適的布料,準備給嬰兒當包巾布使用,過程當中也盡量小心不吵到他。

  看著這孩子毫無煩惱沉睡的模樣,小女孩突然覺得有些可愛,她學著曾經看過的人類母親的動作,抱起了嬰兒輕輕地搖曳著。


  他尋找她,已經近乎一年了。
  從當初的夏初,她一生不吭的消失在自己的視野裡起,他就踏上了尋找她的旅程。

  對於近乎擁有永恆時間的他來說,僅僅是度過一兩個季節就彷彿是一閃即逝的短短幾分鐘。
  就這樣,他迎來了失去她的第一個冬天。

  她從不對他提起她自己的事情,就連想要到「娘家」找人也是毫無頭緒,她給予他的線索,僅僅是一個方位。
於是他只能依賴這個方向,離開了自己所居住的寒冷的區域,在廣大的目標中,只為了找尋他所愛著的她。

  『叩叩。』

  一片寒雪茫茫,即便不是自己的家鄉,其他的地方在冬至也仍會下雪。
  披著幾乎即地的斗篷與草笠,他頂著風雪來到了這座屋子前,因天氣寒冷而呼出的氣息型成了白煙,再由狂雪帶走。
  這樣的人,要如何在這樣幾乎被雪遮蓋視線的道路上行走呢?
  仔細看會發現,不知是自然、一或是能力,這個穿戴緊密的男人身上周圍,雪片似乎微微的閃避了他,使得他行走並不會太困難。

  之所以來到這木屋前方,並非是他想休息了。
  而是在經過盲目的數月之旅後,他終於尋覓到了他想尋找的氣味。
  只是那味道已經有些淡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陣濃烈到讓人無法無視的妖氣。

  於是男人明白了。
  抬起手,男人再次再緊閉著的拉門上敲了敲。

  『叩叩。』

more...

尤舒拉│青鬼-注定


  好熟悉的氣味,尤舒拉緩緩張開眼,因環境是熟悉的而放鬆,藍眸左右瞄了眼,注意到一旁的岐笙。
  啊,這裡是滸蕭的家嗎?
  尤舒拉動了動,腹部的疼痛讓她無法如願起身。
  「……滸蕭呢。」看著待在一旁的岐笙,尤舒拉問了聲不在這屋內的人名,然後頓了頓:「我的肚子,好痛。」聲音有點虛弱,但台詞好像挺沒緊張感的。

  而一旁的岐笙只是瞥了眼,「穿洞了當然痛。」
  像是有意又像是無意的沒有回答第一個問題,尤舒拉聽了後安靜了下,似乎想起自己在剛才遇上了什麼事。

more...

多良│青鬼-初次見面


(點擊圖片可放大)

匡和多良

  為什麼當初逃不掉呢,在水中他應該佔有很大的優勢才是。

  怎麼想都想不明白,但多良知道那時自己之所以無法動彈,是因為害怕著對方,因此一時間身體像石頭般沉重,無法動作。

  他害怕著青鬼。

(完)

匡│記憶殘片-那份信任 其之二(完)

◈主軸角色:佐邪

NPC-佐邪

內文下收↓



  「青鬼!這邊這邊!」

  視線裡有著一個孩子向著自己招著手,看上去十分有活力,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奇的東西不斷的向自己的同伴招著手。
  午後,陽光不算烈的氣候裡的深山中,有著兩名孩童在其中玩耍著。

  被喊為青鬼的孩子本來是盯著一處發著呆,面部上帶著的白底面具讓人看不見他的表情,若以他的行為或反應來推測他的表情的話,或許都是面無表情居多吧。

  被呼喊著猶如綽號般的青鬼沒有太大反應的轉過頭看向喚著他的人。
  既沒有點頭、也沒有開口回應,這個名為青鬼的孩子朝著對方走了過去。

more...

▶自我介紹

Yuye

Author:Yuye
。✧*。٩(ˊᗜˋ*)و✧*。
隨心情的塗塗

*原創直線
*二創目前鬼燈的冷徹

(●´°ω°`●)
▶類別
▶最新文章
▶月份存檔
▶足跡
可以餵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