匡│記憶殘片-約定 其之二


《 其之一 》



  那天的早晨很像不存在的夢境,無論是因劇烈的頭痛來到河邊洗臉誤把別人的外袍當毛巾、亦或是看見那像是虛幻如假的般的淺藍長髮的少年。

  後來,二階堂是看著天空看到睡著了,而且還是維持著盤腿坐單手支下巴的動作,因此當他睡醒時,是因為大夥正到處找人,而其中幾個找到了便搖了搖二階堂的肩膀叫醒了他。

  醒來後的二階堂一時半刻無法動彈。
  ──不管是撐著下巴的手還是盤腿兼被手肘壓著的腿,都是要命的發痠發疼。
  果然睡覺還是躺著睡比較好啊。

  「頭頭,你怎麼睡在這啊?醒後就沒看見人,還以為你被山豬叼走了。」
  「喔,抱歉抱歉,不小心就睡著了。」
  看著十分關心自己的同夥,二階堂抱歉的笑了笑。
  眼角之餘,他看向了一處石上:「那個人呢?」
  聽著自家頭頭的問句,幾名青年不解的皺皺眉。
  「剛才這邊有人嗎?我怎來的時候沒見著?」
  一個先是發問,而另一個則是搖了搖頭呼應了對方的話。

  聽著同夥的話,二階堂倒也沒再說什麼,只是搔了搔頭站起身,打算與同夥一同回到其他人那兒。
  一邊走著,二階堂稍稍的側過了頭看了下剛才所注意著的位置。
  ──那個原先有著一名藍色身影坐在上頭的大石上,現在卻空無一人。

  在那天過後,二階堂好段時間並沒有再看見過那個藍色的少年。
  所以,那個到底是自己犯傻睡著了所做的夢、或是對方僅是離開罷了呢?

  實在太久沒見著,讓人不禁認為那天早上所見所遇的,僅是錯覺。

more...

▶自我介紹

Yuye

Author:Yuye
。✧*。٩(ˊᗜˋ*)و✧*。
隨心情的塗塗

*原創直線
*二創目前鬼燈的冷徹

(●´°ω°`●)
▶類別
▶最新文章
▶月份存檔
▶足跡
可以餵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