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母親



  「響,你是母親最親愛的孩子。」



  記憶中那份微笑已經隨著年月逐漸變得模糊,只是隱約仍記得那個人用著那樣柔和的聲調這般對自己說著。

  妖怪的孩子。

  很多同齡的孩子常常這樣指著自己說,有時候將自己拿來當笑柄。
  為什麼會不一樣呢?
  明明眼睛、鼻子、嘴巴都是一樣的數字。
  我沒有多、也沒有少任何一件。

  可是為什麼就是不一樣呢?

  一頭紅髮的孩子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掌,豆大的淚珠每次都抑制不住的掉落。
  一直到五歲左右,我才知道原來不是所有人都跟自己一樣會在夜晚變化。
  某一次的傍晚,太陽西沉以前我仍與附近的孩子一同玩耍,隨著太陽完全消失,迎接而來的是皎潔的月光,在三個孩子中,只有我產生了變化。

  一陣夾帶細雷的白煙過去,原先的女孩變成了男孩。
  孩子們嚇得紛紛跑回家。

  從那天起,就再也沒有人願意和自己玩。
  說自己是妖怪的孩子。

  「母親,為什麼只有我會這樣呢?」
  依畏在母親的懷裡,孩子用帶有鼻音的聲音問著。
  孩子的母親露出了飽含著許多情緒的笑容順著孩子的紅髮,微微笑著說:
  「因為你的父親是妖怪。」
  那個聲音很輕、很柔,像是在說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啊啊,我果然是妖怪的孩子嗎……

  正當這麼想時,母親又開口了:

  「可是你依然是母親最親愛的孩子,響。」
  抬起頭來一瞧,母親慈愛的笑著,那眼裡帶著的溫度讓人一陣陣的暖心。

  我是妖怪的孩子,可是是母親最愛的孩子。

  與妖怪無關,我是母親的孩子。

響與母親





  我的母親是一名厄除。
  我的祖父也是一名厄除。

  母親曾告訴我,家中代代都是這般行業,也以這行業為榮。
  年幼的我不知道,既然身為除妖者,為什麼又會與妖怪結合呢?
  每當我問起父親,母親總是會露出帶著恨意的表情,至今想起來,我總認為是父親負了母親。




  那一年,我迎來六歲了。
  母親在寒冬季節接獲任務離家,離家前吩咐著親戚要好好看顧我,他們不情願地答應了。

  可是母親沒有回來。

  是到很遠的地方值勤了吧。
  從窗外看著冬雪,小小的身影這樣想著。


  來年,夏季的蟬鳴陣陣,七歲的生日將近。
  母親不知道趕不趕的回來呢……

  才這麼想著,穿著制服的陌生人來到了嬸嬸家。
  孩子從屋內偷看著外頭,那個人像是在跟嬸嬸說了什麼,只見的嬸嬸的臉色越來越差。

  從中對話我聽見了兩個關鍵詞。

  母親的名字,以及殉職。



  「吶,母親,我是你最愛的孩子,可你為何卻這樣把年幼的我給留了下來呢?」


響與母親2-1
響與母親2-2




  「響,好寂寞啊……」

  夏末。

comment

Secret

▶自我介紹

Yuye

Author:Yuye
。✧*。٩(ˊᗜˋ*)و✧*。
隨心情的塗塗

*原創直線
*二創目前鬼燈的冷徹

(●´°ω°`●)
▶類別
▶最新文章
▶月份存檔
▶足跡
可以餵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