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多良-再會面


  『這個拿去,之後就別告訴別人俺在這裡的事情,可以的話,你也別再過來了。』

  印入眼底的,是對方那看上去自責多過難受的表情,他翻找了很久,卻找不到他口中所想給我的『賠償』。
  雖然笑著跟他說了不用了,況且這也是我自願的,再說,我本來對這個人就還有著一個債還沒還,一債抵一債,不是正好嗎?

  最後,那個人從他身上取下了一片閃閃發亮的鱗片,並且放在我的手中。

  好漂亮。

  看著手心中即使被自己的血沾到卻仍閃閃發亮的鱗片。
  『這個我不能收。』
  『俺沒有什麼能給你的,把它賣給其他妖怪換點醫療費吧。』
  『可是……』
  『沒有可是了,快走吧,是人類就去活在人類的世界。』

  三年前,他遇見了一隻人魚。
  但是從那之後三年間,他依然常常去找那隻人魚。

  『不是讓你別來了嗎?』
  『沒辦法啊,我依舊不是人魚先生口中說的那樣完全的人類。』

  聳聳肩笑說著,我坐在湖邊,將雙腳上的布條解下後浸在沁涼的水裡,而透過湖面些許模糊的傷痕,他只是看了眼,露出了拿我沒辦法的笑容。



  某日。
  「多良多良,你醒著嗎?」探詢著瀑布的水聲,有著暗紅髮色的女孩跪在湖邊,一邊用手撥弄著湖面,一邊喊著。
  這座瀑布雖然不易找,可是響有著對聲音極為敏感的雙耳,藉由瀑布流水聲,她總是能找到這裡。
  因為在樹上留下記號會有給對方帶來危險的可能性,所以她不再這麼做。

  很快的,水面浮出了些氣泡,接著半個人頭浮上了水面。
  看著那顏色依然雅氣的粉色頭頂,響笑了笑。
  「安心吧,今天只有我。」

  多良是我在三年前遇見的那隻人魚,中間發生了一些事先不提,總之我們現在成了互相幫助的朋友。

  要不是有著那明顯的體格與長相,我實在很難相信這有著粉色長捲髮的人魚是雄性。

  多良在我印象中總是健談的,不管我說什麼他都會靜靜地聽,有時候也會語出驚人的幽默感,我喜歡與他交談。
  只是多良從沒告訴我他的任何故事。

  聽了很多其他人的閒言閒語,許多人類或妖怪對人魚似乎都充滿憧憬,只是人魚擅水性實在不好捕捉,而且露面的人魚實在少之又少。
  眼前這個是例外。

  響一直覺得多良明明身為人魚卻不怕生是件不可思議的事,甚至猜想著對方要不是有著過人的功力,就是單純到不行。

  這三年間,多良不曾離開這座湖。

  可是最近不知道怎麼了,多良待在岸邊的頻率變少了,而且就算自己叫喚他,他也總是一副警戒著的模樣,問他怎麼了,也不肯說。

  是遇到什麼了?
  但是響無從得知。

  這段時間,響幾乎都是在夜晚來的,夜晚的他是隻妖怪,而且體質讓他日夜是極端的人種,白天就是純粹的人類,夜晚則是全然的妖。因此,除非真的特地來找架打,不然應該不會有誰想跟蹤一隻妖怪在樹上鑽來鑽去。

  就算有,響也能注意到。

  然而今天,響是在白天來的。
  身為人類的她,為了避免自己的行蹤引起什麼注意而小心翼翼,花了挺多時間才來到這裡。

  多良還是很怪。

  那般戒備的模樣,是突然開始的,可是對方若不願說,響也無從幫起。

  ……如果多良這般怪異不是因為他更年期到了,那就是遇上了什麼不好解決的事了吧。

  「今天怎麼來了?」
  像是確定了四周沒有其他東西,多良游向岸邊,雙手撐在岸邊的抬起頭看著響。
  響維持著雙溪雙手都在地上的姿勢,露出了笑容。

  「今天我想在這裡垂釣,多良能不能游到岸的另一邊去呢?你在魚都不敢過來。」
  「……」聽到響的話,有著一頭粉色長捲髮的人魚男子露出了奇妙的表情:「俺幫你抓不就好了?」

  「不行,這是要送禮的,給人的禮物哪有請人代勞的道理。」女孩認真的說著,然後晃了晃拿在手上的釣竿。

  她是玩真的。

  婉拒了多良的好意,多良噘著嘴潛了下去,確定對方不再這附近後才甩竿開始垂釣。



  沒過一下的,等釣到了幾條魚後,響將魚先是敲昏,然後用一片片大芋葉包起綁好就要離開。

  「你還真的只是來釣魚啊。」
  「抱歉,下次再來找你聊天哦!」
  「不,你最近都別來了。」
  「你開什麼玩笑呢,我先走囉。」

  離開以前,響瞥見了對方那看上去沒有絲毫玩笑成分的表情,因為趕時間,響並沒辦法多問什麼的就離開了。


響森林

comment

Secret

▶自我介紹

Yuye

Author:Yuye
。✧*。٩(ˊᗜˋ*)و✧*。
隨心情的塗塗

*原創直線
*二創目前鬼燈的冷徹

(●´°ω°`●)
▶類別
▶最新文章
▶月份存檔
▶足跡
可以餵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