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舒拉│湯石 堇、八重、青鬼(匡)-誤會‧末


續上篇

※此為與八重中之、湯石 堇中之共同敘寫之交流。

尤舒拉字體顏色
青鬼(匡)字體顏色
櫻鬼(八重)字體顏色
湯石 堇字體顏色

(因為大型交流於是用顏色區分)(文中插圖感謝八重中之、堇中之支援)

湯石 堇方傳送門:



  青色的,交給尤舒拉。
  准尉這麼說,自己沒什麼意見,那就照做。

  這樣的狀況就是一對一,個人對個人。
  頷首回應同僚的話,尤舒拉像是得到允許,下一刻直接衝了出去。
  和那竄現出的面具怪異打了起來。

  凝神,大尉的異色雙眸注意力立刻轉回櫻色人影身上。
  對方在原先位置重新落了地,看向開始纏鬥的兩人,似乎沒有想要阻止的動作。
  卻也露出一副傷腦筋的神情。

  消失的細線讓堇抓準了機會。
  失去阻礙,就是攻擊。

  「看這。」

  ─她的對手是她。

  轉棍,武器持後。
  提醒眼前女性怪異需將視線放到自己身上,擰眉的堇出了聲。

  算是好心警告。

  俯身,向前,動作及手中棍棒接軌。
  左右左右,右左。
  旋出棍身橫劈突襲,再橫劈。
  招招攻擊對方要害,力道與速度絲毫不減。

  目前擔心的是櫻髮女子這裡會意圖幫忙另一名同夥,增添同僚戰鬥上的麻煩。
  堇明顯地一意要將兩怪異的距離拉開。


*    *    *

  直到跑開一段距離,尤舒拉停止逃跑的轉過身,手持武器的和對方對持起來,青鬼也因尤舒拉的停下而跟著停住,但也只有幾秒的時間,他又襲向尤舒拉。

  武器碰撞聲不斷,這讓尤舒拉想起第一次和對方打起來的事情。
  那時的自己是那般的渺小。
  但是這次,她不會輸,也不能輸。
  青鬼也像是知道尤舒拉的強項般,不斷的攻擊著尤舒拉的雙腳,鬧的尤舒拉既是跑又是跳,一逮到機會就反擊。

  整體歸算尤舒拉仍是處於弱勢,嚐過對方的強大的她,沒有把握能夠打贏,但是起碼給自己的同伴有個好舒展的空間,必定在這裡拖住他。

  一邊想著,兩方人影拉開距離後又聚上。

  一座山林間,兩組怪異與厄除對持著。
  像是驚動到了什麼,樹邊幾隻不尋常的鳥兒紛紛飛起。

*    *    *

  「這樣就有些纏人了呢,厄除大人。」

  櫻鬼一邊說著,一邊改變方向閃避著黑髮女子的攻勢。隨著對方的攻擊方向,她不斷地左閃、右閃、後退,甚至是向後跳開,雖然不覺得對方可以傷到她,但她也明顯感覺到了對方揮舞著棍棒的動作變化越發敏捷,招式與招式的間隙越縮越小,像是要猛烈地追趕上她的速度。

  ──嗯......有點不利呢。

  八重對近距離的戰鬥一向都不是很擅長,再加上她本來就無意要與對方正面對決,只是一味地憑著本能反應和敏捷來閃躲棍棒的猛烈揮擊,即使沒受傷,但以現在的狀況來說,她是處於下風的,再這樣繼續跟厄除者耗下去的話可不妙,而且另一邊的情況也讓八重十分地在意。

  就算她沒特別喜歡人類,但也不想因此招惹麻煩在身上,對日後的生活可會有影響。

  只見黑髮的女性厄除手中的長棍前端先是在半空中轉了幾轉,接著猛力地要自櫻鬼頭上直劈而下,櫻鬼便趕緊向後頭一躍,右手揮舞著衣袖,朝著一方放出了絲線。細小的絲線隨著她的意志而精準地纏繞上了附近的一棵樹,順勢將女鬼的身軀整個拉了過去,而厄除手中的棍棒則因強烈的力道往下,在草地上留下了個凹洞。

  八重利用絲線讓自己避開對方的攻擊,她一手拉著透明的細絲,然後看著那名厄除,此時對方也是正對著她,表情煞是凝重,那專注的眼瞳像是不放過她任何一個動作的漏洞般,直勾勾地瞪著她看。

  「剛才也說過了,那並不是『我』作的。」櫻鬼將自己懸掛在半空的位置,望著下方的人說道。這麼說著的時候,那名一開始就慘遭分屍的人類軀體(或許已經不能稱做是完整的〝人〞了),流淌的鮮血也早已經乾涸,無聲無息地橫躺在那兒,「我只是剛好來聽到這裡有聲音才過來的。」她在遠離對方攻擊範圍的地方,想解釋剛才的情況純屬意外,就不知對方是否接受了。

  一開始為了想避開與厄除有所互動,下意識隱藏怪異的身分,結果卻反而節外生枝,真是失策。


*    *    *

  一連串的耍棍,將對方帶離同僚身邊,緊接著的一對一,堇毫不留情地持續釋出該有的厄除水準。
  但她發現了一件事。

  眼前的怪異,只是一昧地在閃躲自己的攻擊。
  僅僅只是閃躲。
  憑藉著她的優勢。
  速度。

  剛才怪異振袖抽出的絲線,除了擋,還是擋。
  自己已開始跟得上對方的迅速,雖然有些疑惑眼前櫻髮女子的舉動,但堇的經驗只提醒自己─
  專注力不夠,可能會被怪異反咬一口。

  手中舞棍動作未停。
  直到對方說出否認的話。

  ─不是她做的......?

  聞言,堇遲疑了。
  因為對方的閃避及她所說的話語。
  往上準備繼續追擊的棍,明顯地減緩了攻勢。
  明顯看得出猶豫。


*    *    *

  大概是因為她採取直接表態的方式,眼前的黑髮女性明顯是聞言遲疑了,雖然一時之間對方看起來還無法馬上就相信她,淺色的灰瞳仍是緊盯著自己不放,但從些微緩和下來的輪廓來看,這名厄除者似乎還是可以溝通的。

  於是八重便收回了絲線,輕盈地從半空中躍下落地。

  然而就在這時候,突然從右側方有道黑影朝著她的方向直衝而來,在她那雙緋瞳還未看清之時,那團巨大的黑影早已和女鬼直接衝撞,完全來不及閃避。

  霎那間,在猛烈的力道強烈撞擊之下,地面產生了劇烈的振動揚起了四周的塵土,將這方的情況完全吞沒掩蓋住。


*    *    *

  皺起的眉心微鬆,厄除大尉轉了半圈的棍,決定停住。
  異色雙眸雖然緊盯著眼前的怪異,腦內思考剛才一切的舉動。
  怪異的舉動,以及自己發現已死亡民眾的慘況。
  ......沒細看,但她使用的絲線,的確不像是破壞屍體的兇器......

  ─......難道自己真的誤會了她?

  但,另外一名怪異......
  為何攻擊准尉?

  好幾個矛盾與盲點未解,堇的專注力並沒有全然鬆懈。

  對方感覺到自己似乎有想溝通的意願,將原本纏在四周的線端收了起來。
  落地。

  下一秒,一聲砰然巨響,挾帶漫天沙塵,地面伴隨震動。
  眸前經過一道巨大身影,迅速地席捲直衝而上,淹沒前方的視線。

  淹沒櫻髮怪異的位置。

  ......那是......?

  微愣了下,反應接續神經,堇立即持棍奔上前。


*    *    *

  過了幾秒,漫天的塵霧隨著山林的空氣正逐漸散去,裏頭的情況從只得看到模糊的黑影慢慢地變得清晰。

  櫻髮女鬼此時正舉起右手,纖長的皓腕佈滿浮突的幾道筋絡,指尖前端長出了類似猛獸的利爪,硬是擋住了突如其來的不明攻擊,緋紅色的眼瞳閃過了一絲光芒。等到沙塵完全飄散了以後,八重這才看清了那不由分說攻擊過來的東西是什麼。

  黝黑的頭部長著犄角宛若牛的樣貌,全身卻是佈滿了數不清的尖刺,看起來很像是外來的某種生物,那怪異面對著女鬼眼睛閃過了一絲凶光,看來一開始就是對準她攻擊過來的,牠發出了低吼聲,八重這時候就可以明顯聞到,從那長滿尖牙的口中傳來陣陣的腥臭味。

  看來這有著奇特樣貌的怪物才是罪魁禍首。

  「女人,爾是怪異嗎?」怪異對著櫻鬼訕笑了聲,問道。

  「這問題不是明擺著的嗎?」她隻手抵擋怪物龐大的身軀,臉上掛著微笑。

  怪物聞言又是大笑幾聲,但那笑聲像是牛嚎,又像是虎吼,「氣息不顯著,吾一開始沒察覺,但這麼一看確實是感受到那自爾身上傳來的,屬於妖異之氣。」

  「是嗎?」對著眼前不明的怪異那貌似貶低的話語,八重依然笑著。

  她高舉著手,與這來歷不明的怪異對峙著,因為剛才和厄除者一陣胡攪蠻纏的關係,她的體力已經耗損了不少,碰到怪物的突襲她閃避不及也只能空手擋下來,原本刻意壓抑著的妖氣也散發了出來。

櫻鬼與怪異

  看樣子今天可真不是她的日子,八重心想著。

  原本只打算輕鬆散個步就回家的,沒想到卻發生了這麼些個莫名奇妙的事情,尤其是面前讓她無緣無故背了黑鍋的這頭怪物,更是讓人感到相當不愉快。

  想到這兒,兩道秀眉不自覺地輕擰。

  「雖然不知道爾是『何物』,倒也無所謂......」怪物說著,不懷好意的目光直勾著她,「等到爾成為了吾腹中的食糧,吾再緊接著把那旁邊的女人和方才離開的那兩人一同吃下。」說著說著,牠又開始發出了令人不舒服的譏笑聲,「看來今日是個好日子,在吾將那人類肢解了之後,又來了如此獵物......」

  聽到怪物口中吐露的話,女鬼此時已經是沒了笑意,緋瞳瞇起看向對方。

  見到櫻鬼不說話,那牛頭的怪異也只是逕自說著,「吾相當喜愛長髮女子呐,成為食糧正好,因此感到榮幸吧!」

  怪物自顧自地說完後,那龐大的身軀突然從她面前消失。掌心突然沒了抵擋的力道,八重緩緩地收起了利爪,雙眼警戒迅速掃視著週遭。因為體力的消耗,她的反應比起一開始已有些遲鈍,再加上眼前的敵人看來也並非一般低等的妖物,若不專心點恐怕會被襲擊。

  但就在她轉過身的下一秒,巨大的黑影自她的背後出現,當她察覺到時,怪物早已張開血盆大口就要朝著她咬過來。


*    *    *

  瀰漫前方的沙塵散去,影像映入眼底。

  一只她沒見過的怪異。
  類似牛隻頭部,長滿無數尖刺,如同毛髮包覆全身。
  牠對櫻髮女子所說的話,在不遠處持續接近的堇,清楚聽在耳裡。

  一切,豁然開朗。
  那女子沒有說謊。
  真是一連串的誤會。

  原本舒開的眉心,又微擰,感受到從剛才對戰時,女子所散發的微些妖氣正逐步變為濃重。
  碧綠左眼視線,景象所見,盡是那轉變成濃厚,由她周圍開始擴散的粉櫻艷麗色彩。
  似乎是無法壓制自身力量。

  如同母親抑制本身強大妖力,避免其他無關怪異前來騷擾的作法相似。
  堇知道,應該是剛才自己與她纏鬥,消耗了一定的體力。

  她可能已無法保有最佳狀態。

  眼前的她擋下了牛頭怪異第一招,具有惡意的後者擺明又要攻擊第二波。

  身影快速消失。

  ─牠想吃了她。

  腳程加快,厄除大尉由攻擊姿態轉為保護。
  未停下喘息,幾個踏步俯身衝了過去,依憑著自己身為厄除的直覺與反應。
  持拿武器的右手反轉,一棍往女性怪異身後方向使力劈去。

  趕上那牛頭怪異竄現的速度。

  保護眼前本來和自己打得不可開交的怪異。

  劈擋而下。

  棍身卡住正要咬上櫻髮女子肩後的利牙,堇一個震腳反身,帶動全身力氣抽離再跟進─
  蹦地,第二擊重重揮落在牛頭怪物頭頂最上方。

  正中目標。


*    *    *

  ──什麼?

  就在看似來不及抵擋的當下,方才還針對她的棍棒突然硬生生地擋在了眼前,抵擋住了怪物襲來的利齒。就在對方因受到了阻撓而向後退開之際,手持長棍的黑髮女性,緊接著又對著那黝黑怪物的頭部一舉直劈過去,遭到了猛烈的攻勢,牠好幾倍大的身軀就這樣重重地被擊倒在地。

  八重對於站在面前的這名女性厄除的態度轉換,感到有些訝異,雖然此刻誤會算是解開了,但她並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會出手幫忙,甚至是擋在自己面前作為護盾。

  「終於發現不對了嗎?大人。」她對著黑髮女性的背後,輕笑說道。

  而當對方專注地望著前方時,方才被擊倒的巨大怪異又突然從地面上消失了蹤影,自兩人的頭頂上方襲來,口中發出了詭譎的嚎叫。


*    *    *

  對於身後突然被自己保護的女性怪異說的話,堇沒有時間回答她。
  專心凝神,牛頭在她一擊倒地後,自眼前再度消失。

  她知道剛剛那一下,自己打得太淺。
  緊接著上方異常散開的妖氣,直落而下。
  伴隨詭異叫聲。

  抬眸,即刻反應。
  以不輕不重的力氣伸手,搭上櫻髮女子肩頭,一掌將她推離牛頭怪異攻擊範圍。
  下一秒旋步變換位置,轉了方向。

  驚險閃開由上往下的壓頂。

  轉棍,使力側身又一擊往牛頭身上招呼而去。
  增加速度及揮落力道。


*    *    *

  黑髮女性又是突然的一個動作,八重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推出了怪異的進攻範圍。

  她抬眼看著眼前的狀況,那怪物看樣子是撲了個空,那名厄除在牛頭怪物的襲擊吋前緊急逃開了,緊接著又看見了厄除手中的長棍順著主人的動作,在半空中劃下了一道完美的弧線,不偏不倚地再次擊中了怪物的頭部,而且這是看來黑髮女性也提升了自己攻擊的速度和力道,怪物又再一次地被重重地擊倒在地,佈滿尖刺的黝黑身軀有些陷入了地面。

  「可惡......」那怪異咬牙切齒地低吼道,牠由趴倒的動作自地面跳起,目標從櫻髮女鬼身上轉移了,直接對準黑髮厄除看去。

  那看似有蹄類動物的四肢在地面上留下幾道深深的足印,揚起了些許塵土,牠此刻面露凶光看來是被厄除給激怒了,於是牠先是跺跺前足,接著俯身朝著對方過去,只見那龐大的身軀一躍,馬上就跳到了人類女性的面前,在對方還未反應過來前,牠那強而有力的前腿便要往黑髮厄除的前身擊去。


*    *    *

  她明白,牛頭會被自己的兩下擊打而發怒。

  連續的閃躲、奔跑、攻擊動作已讓自己有所疲憊。
  重重的一下落勢,堇偏移了身體位置。

  ─她不能倒。
  如是這樣想著,立即以武器支撐於地面穩住身子。

  沉住氣,微喘了幾口。
  人類有極限的身軀及體力,沒辦法負荷這麼多快失控的反應。

  ─得撐下去。

  怪異跺了幾下前腳,朝自己方向奔馳而來。
  聽見聲音抬眸。
  還未喘息過來的身體繼續操控動作,但這次持棍架式擺得太晚。

  堇想旋步再閃,右腳踏出似乎慢了一步。


*    *    *

  見到了怪異的攻擊方式,可見得牠是憑藉著強大的力氣和自身的龐大體型為優勢的怪異,基本上目標越大,只要足夠敏捷就可以避開對方的攻擊,並且針對要害襲擊。

  但八重看那黑髮女性在一次次的避開、一次次用盡全力攻擊之下,早就已經開始喘著氣,有些疲憊的樣子,不過這也難怪,畢竟早先她們兩人就纏鬥了一段時間,既然身為「怪異」的八重體力會因此消耗,也就不難想像身為「人類」的厄除會是如何,再加上她也觀察到對方的體術和揮棍攻擊的方式都是講求精準、招招入力的,這些肯定更是需要耗損體力才能做到的。

  就在那怪異朝著厄除者奔馳而去,稍微回復一些的八重便移動了身子,瞬身到了厄除的面前,一個揮袖再次射出了數道細長鋒利的絲線,對準牛頭怪物的眉心、眼睛、口內直穿而去,在怪物遭受攻擊因此而減慢了速度的時候,她又操控著絲線自左右兩方牽制怪物快速移動的四肢制止牠的行動,最後無數道的絲線緊捆著那龐大的軀體,動彈不得。

  ──雖然不愉快,但也沒辦法。

  不管怎麼說,這名厄除者也是幫助自己免於怪物的襲擊,她沒有理由要欠對方這樣的人情。


*    *    *

  一灰一綠的視線看向自己差一點躲不過的怪異。
  在近距離牛頭靠近的幾秒前,櫻髮女子在自己意料之外,擋上前。
  出手,細線絲絲纏繞住那怪異的猛烈來勢。

  阻擋對方攻擊自己。
  她幫了她。
  在最危急的時刻。

  ─纏住的線端不清楚能撐多久。

  但,僅是一秒也就夠了。

  看準時機,雖然體力及速度明顯銳減,堇見到怪物動彈不得,把握這瞬間。
  提氣,從女子身側一大跨步,左腳落地旋身,長棍轉兩圈橫向。

  大力掃過牛頭身軀側邊。
  上,下,左右,右左。

  ─下!!

  帶有妖氣的紅紋黑棍切上犄角旁,使力一劃,直接將對方銳角給正面截斷。
  牛頭一角斷面飛開。

  震腳。

  反身另一側,虛晃加一個衝擊突刺,棍棒末端插入牛頭怪異右側前肢。
  後者因攻擊及疼痛,大吼了聲,劇烈掙扎。


*    *    *

  ──哎呀哎呀,這樣可不行。

  八重握緊手中的線端,因為厄除的攻擊使得怪異開始劇烈掙扎,她也使力與對方互相拉鋸。就算有她的絲線箝制,但若是沒人給那怪物最後一擊的話,憑那驚人的蠻力要掙脫,恐怕也只是遲早的事情。

  隨著姿態變換,黑髮女子的攻擊部位已是越來越精準,動作不拖泥帶水,但即使如此,只要無法準確地攻擊到要害,敵人都有可能會隨時反咬住她們不放。

  她迅速掃視著那布滿尖刺毛髮的表面,那沒有毛髮覆蓋的面部應該是最脆弱的地方,不過上頭看起來最脆弱的眼睛已經遭絲線刺穿無法視物,那麼應該還有一個很難發現的地方,接著女鬼的念頭一動,她抬起了藏在衣袖下的另一手。

  「......下腹。」櫻鬼以意念為絲絞緊了牛頭怪異的咽喉使其脫力,後者發出了斷斷續續的嚎叫,她瞇起了緋色的雙瞳說著。


*    *    *

  抽出停在怪異體內的棍,感受到對方因疼痛而強大的力道反應。

  黑髮厄除退了一步。

  ─再拖下去,體力見底的會是她們。

  微喘著,耳邊,櫻髮女子清楚的告知自己該攻擊的部位。
  堇沒有猶豫,選擇相信身邊的她。

  下腹。

  皺眉再次向前,甩棍碰地。
  往上一架,反棍突擊。
  傾身使盡全身力氣,棍身直破牛頭怪異身軀。
  貫穿致命點。

  被擊中的怪物從強烈掙扎,嚎叫,又一次突地加劇的身體扭動。
  但也是最後一次。

  然後,巨大的軀幹沒了支撐,軟了下來。


*    *    *

  感覺到了原本手中拉扯的力量漸漸地弱了下來,八重知道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她雙手一收,那密密麻麻的絲線隨著女鬼的手勢瞬間抽離、消失,只留下了一具龐大的怪異屍體在原地。

  折騰了那麼久,卻還是讓這怪異留下了全屍,這樣似乎有些便宜了牠。不過,倘若她毫不掩飾體內就要迸發出來的殺意,而使用力量絞殺那頭怪異,那麼接下來身旁的這名厄除就會再次盯上她或是弟弟了吧?到時候這片山林也不會一直都是他們的安居之處。

  就算是自己會受傷,她也不能冒這個險。

  櫻鬼重新疊放雙手於前,稍稍向後退開了一些,她看著那名背對著自己、在查探怪異屍體的黑髮女子,對方經過了幾回攻防應該早就疲憊了,相信那女子是不會再和這裡起衝突,只是保持距離還是必要的。


*    *    *

  等待一切似乎都安靜了下來,牛頭怪異頹然而倒的巨大身形沒了任何動靜。

  身旁女性怪異也明白事情應該是告一段落,回收了手中的線。

  望著那地上怪異的屍體,堇調整自己的雜亂呼吸,緩下。

  將最後卡在怪物體內的武器,退回手中。
  稍作甩拭動作,收棍。
  左眸碧綠與黑褪盡,轉還沉灰。
  長棍顏色退回平常。

  帶著微喘的氣息,背對粉色身影,厄除先是上前微蹲,察看那牛頭怪異的屍首。

  尖牙,利齒,符合失蹤人們大體上的咬痕及撕裂軌跡。且剛才牠所說的,自己也聽在耳裡。
  只有這隻,牠沒有同夥。

  這頭已被自己和身旁怪異合力處理掉的怪獸,確定是此次任務所要尋找的罪魁禍首。

  雖然她不清楚這牛頭屬何種怪異.......

  但解決完後,回報得往上呈。
  上前確認後,內心盤算著回去之後的事,堇起了身。

  手中棍身拆開兩段,掛回左側武器袋中。
  蹙住的眉心漸鬆,想到什麼似地,旋步轉身。

  面對對自己保有距離的櫻髮女子。

  她得-

  「謝謝。」
  道謝。
  以一人之力,加上自己體力的消耗。沒有她的幫忙,這牛頭可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解決的。
  她可能會無法達成任務。

  接著,厄除大尉話語一落,正身九十度,對女性怪異深深一鞠躬。

  發自內心的道歉。

  「........抱歉,誤會了妳。」

  是自己的錯,在還沒有弄清楚是非,又否認對方話語判定說謊。
  見到無辜性命死亡所牽扯而上的衝動,的確欠缺考慮。
  這是她要檢討的。

  動作誠懇及簡潔俐落的道歉,堇低頭一段時間後,面無表情抬眸,恢復相同瞳眸色澤的眼,看向眼前站著的怪異。


*    *    *

  「請您不必道歉,或許會造成這情況也是這邊的失誤。」櫻鬼歛下眼說道,從方才戰鬥的樣子轉換回尋常女性的姿態,她臉上掛回了那抹淡笑,好似剛剛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態度平和且溫柔。

  靠近一步對話她更可以看清了,眼前這名身長高過自己的厄除,實際上長相十分清秀,雖然臉上可惜多了三道醒目的傷疤,但確為一名女性沒錯,從對方誠懇道歉的模樣來看,想必是位相當認真且端正的人,這讓她想起了前些日子在帝都街上偶然遇見的一名少年,同樣也是名厄除,而且也是盡忠職守的樣子。

  「看來那怪異才是二位要討伐的對象吧?」八重微笑看著那逐漸邁向毀壞的怪異屍體。

  從那陌生的氣味來判斷,牠並不是屬於這裡的,而是異邦的怪異,且吃相還非常不堪入目,實在有些令她難以忍受。

  「既然事情順利解決就請別介意了,畢竟您剛才也幫了我呢。」櫻鬼又看向了那朝著自己低頭彎腰、表示歉意的黑髮女性,「倘若沒事,還請厄除大人和另一位趕緊離開吧?想必『外來者』和方才的『騷動』已經是『打擾』到了這片山林。」

  她這麼說著的時候,也早已經感受到了周遭的氣息因外來者的入侵,而顯得有些浮動不安的樣子,流動的空氣中衝滿著被吵醒的「住民」們的低語及怒意。

  但此時此刻,她並不想理會這些,只想趕快離開。


*    *    *

  -她說的是。
  對於眼前櫻髮女子所說的,堇沒有任何異議。

  向她禮貌性微點頭,大尉不再說話。

  心裡懸記著剛才一對一狀況而將這女子同伴拉開,遠離自己,那同僚的身影-

  尤舒拉。

  -必須回去找她。
  和她會合。

  背對女性怪異,轉身起步,往回頭路走。

  重新快步奔步於山林間,雙眸視線到處搜尋四周,不斷尋找那已不知去向的金髮女孩可能的蹤跡。


*    *    *

  時間究竟過去了多久,這次兩人第二次正面交鋒。
  即便尤舒拉在那一次戰敗後磨練著自己,但因知道對方的實力使得她無法給予自己過半的成功率。
  尤舒拉從不會過於自滿。

  看著眼前帶著白底面具的少年,尤舒拉一方面惦記著自己的同僚,一方面卻又提醒著自己不可以分心。
  眼前的人不是她能夠分心的對象。

  挑起的爭鬥是沒有先後順序的,正當尤舒拉警戒著的同時,青鬼緩緩的踏出了腳步,第一步,身影便消失在原處。
  只能依賴嗅覺去判斷對方的妖力移動到哪裡,尤舒拉靠著反射神經轉過身,將武器擋在身側,不偏不倚的正好將對方的刀刃給擋住了。

  還是那般的怪力,尤舒拉感覺擋的很辛苦。
  自己能幫忙拖延多久呢?
  還能不能全身而退呢?
  兩人那看似沒有縮短多少的距離讓她腦內不禁跑過了這些問題。

  說起來,為什麼『上一次』與對方交鋒,自己能夠活下來?
  她不認為對方是個會放過已經重傷昏歇的敵人。

  兩手一動,藉著自己是持長棍的優勢硬是將對方的武器彈開,尤舒拉決定不重蹈覆轍,在對方再一次攻擊以前,自己先奪先攻。
  腳跟一轉,尤舒拉朝著往後跳開的青鬼奔了過去,莫約小段距離,將手中長棍一撐將自身撐了起來,就好像高高躍起一般。
  在落地的時候雙手甩了甩長棍,重心放在持武的雙手,伴隨著低喝聲,尤舒拉從高處打擊了下來,而青鬼抬起了頭,僅僅是用右手將刀舉起,擋住了這一擊。

  發現不見效,尤舒拉往後拉開距離,她嘗試找著對方的弱點。
  青鬼又一次的向前邁開腳步,身影頓時消失在眼前,雙眼失去了追蹤的目標,尤舒拉一愣。

  這次會從哪裡?
  旁邊?後面?還是──

  正想集中注意力去猜對方會從哪裡攻擊過來,下一瞬,尤舒拉驚覺後方的氣息,只來得及向前踩幾步,下一刻,她感覺自己失去了平衡。

交流劇情尤舒拉堇八重匡2


  ──青鬼伏著身壓低著身體,右手持刀朝著尤舒拉的右後腿直直砍去,因尤舒拉向前移動的關係沒能將對方的腿砍下。

  他認知著,尤舒拉的雙腿很礙事。

  「唔!」幾乎是熱辣辣的疼痛隨著對方揮刀,鮮血也朝著一個方向飛濺,傷口不算淺,尤舒拉因失去重心而跪了下來。
  當她跑不了的時候,注定敗北。

  怎麼又──

  瞪大著雙眼才在想怎麼又是這樣的結果,四周卻突然起了異變。
  山林中不安寧的躁響著,森林中的居民──鳥兒也像是受到驚嚇般的紛紛飛起,似乎在這座山中的哪一處發生了什麼。
  而在這樣的騷動中,有一隻白色的鳥兒自林間飛出,飛過了青鬼的面前。不像其他鳥兒一樣的往高處飛去,那隻白色如同透著光的鳥兒飛的很低,像是在引誘。
  然而效果十足。

  青鬼盯著那逐漸飛遠的白色鳥兒,接著,他朝著那隻鳥兒邁出腳步,身影頓時消失在尤舒拉面前。

  「咦?」
  太突然的轉換,尤舒拉一臉莫名奇妙。
  第二次從對方手裡撿回命,可是她卻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那隻鳥妖的吸引力會如此的強?

  是的,鳥妖。
  尤舒拉嗅到了,那隻白色的鳥兒,並非一般的鳥類。
  總之,不管怎麼樣,她安全了。

  尤舒拉以長棍為支撐點的將自己撐了起來,因右小腿劇烈的疼痛讓她不敢把腳放下來行走,只能依靠長棍一跳一跳的。

──往堇所在的方向移動。


*    *    *

  -.......在哪裡....?

  穿梭在林中,堇一心只想找到分開不久的人。
  身體經過打鬥後的疲累開始湧現,但腳下速度不減反增。

  掛念及擔憂。

  擔憂金髮女孩的安危。
  擔憂自己下一秒見到會是同伴已失去生命的遺體。
  失去太多,承受太多,提醒對方注意安全也只是口頭上。
  她沒有辦法避免意外。
  因為身為厄除。
  和危險劃上同等號。

  灰眸隨步伐移動,搜索那顯眼的顏色,但跑了一大段路卻沒見到心裡所預期的那抹金。

  停下,堇氣喘吁吁地環顧周圍。
  同樣景色的樹林間。

  -到底......在哪......?

  「-尤......」
  許久,正打算用喊的叫喚對方,才一開口,眼角餘光見著斜對角的方位-

  以棍支撐身體,一跳一跳地朝自己方向移動過來。

  金色。

  尤舒拉。

  望到那身影出現,堇無情緒的面容卻看到對方作出的奇怪姿勢微愣,再來是意會到有些糟糕的狀況。

  受傷。

  下一秒踏出步伐轉向,往那兒快步向前。
  隨著自己腳步接近,灰眸眼底映入對方右腿正在淌血的情形。

  ......果然。
  微擰眉,二話不說上前,將繫在腰側後方的簡易醫療掛袋中止血繃帶拿出。

  走到對方面前,立即蹲下身幫忙處理傷口。


*    *    *

  「謝謝。」

  沒想到才往回走不遠就和對方會合,看著對方的臉色與動作,尤舒拉先是道了謝,隨著對方替自己做緊急處裡吃痛的咬緊牙關,但這也是沒辦法的。

  等到對方做好了止血的緊急處理,探了探頭。
  「青色的跑了,堇呢?」
  關心著同僚那方的戰鬥,不知道結果是如何。


*    *    *

  右腿的傷口一直在流血。
  傷口不淺。

  手邊動作替同僚暫時止血,將繃帶層層包裹住傷處後施壓。
  並在最後打了個結。

  聽見問句,蹲在尤舒拉身前的大尉抬眸。

  「......她不是我們在找的。」

  〝她〞指的是擁有粉櫻漂亮色彩的怪異。
  剛才分道揚鑣的女子。

  不過,「但事情解決了。」
  自己一時的衝動造成誤會,產生的結果雖然是順利消滅了任務中的主要目標,可是前面勞心費神繞了一大圈─
  還讓眼前的女孩掛彩。

  堇的眸光不著痕跡地黯下些。

  ─但還好.....目前她是沒事的。

  「目標確實消滅,是另外一隻。」

  等會兒回去,那是自己負責稟報的部分。
  垂首看向被自己包好的傷,判斷對方這傷勢無法自行行走。

  晚一些回營,得帶她去軍醫那裡檢查.....

  維持蹲下的姿勢,背過了身。
  沒有出聲,堇回首望向尤舒拉。
  示意對方攀住自己背部。


*    *    *

  「辛苦了。」
  對於堇的話,尤舒拉露出笑容的說著,不止是同伴平安無事,任務也順利解決,沒有什麼事比這樣的結局還要好。
  止血動作處理完後,尤舒拉注意到對方背對自己蹲下先是一愣,再低頭看了看自己受傷的右腳。

  「謝謝。」

  簡單一句話的說著,尤舒拉先是將長棍收回了三節後綁在背包帶上,接著攀上了對方的頸子,讓自身的重量疊至對方背上。
  她明白當下最好的應對方式,多餘的不好意思與推拖是耗時的。


*    *    *

  「......不會。」
  ─她也辛苦了。

  感受到背部重量一沉,還有頸部的環繞。

  確定對方攀了上來。

____________4.jpg

  堇揹著金髮女孩緩緩起了身。
  同樣回應尤舒拉的道謝。

  起身後,調整好姿勢讓對方在自己背上舒適一些。
  想到什麼似地,頓了頓。

  ─這樣她......

  「.......餓不餓?」

  沉默了下,想到的是之前第一次與女孩見面時,她的反應與舉動。
  這場因誤會而起的拖延戰,消耗自己的體能外─
  她應該也跟自己差不多。
  況且,還多出了傷。

  在前頭的大尉遲疑幾秒,問出平常不會問的問題。


*    *    *

  本以為對方會直接選擇回去,沒想到第一句是問自己餓不餓。
  藍眸先是看了下上方,再看了下下方。

  「嗯,有點餓了。」


*    *    *

  回營後處理完傷勢,時間允許下再帶她出來吃個飯。
  或是,買些東西回去給她吃。

  -先回去,派人來處理這邊的殘局。
  還有屍體。

  聽見對方的回答,自己內心如此盤算著。

  平安,是自己的原則。
  雖然這次有見血,有受傷,但......
  ─目前,這樣就好。

  跨出步伐,一步一步穩穩地,一起下山。

  堇揹好尤舒拉,回到厄除軍人該返回的地方。


*    *    *

  櫻鬼此時正在林間飛躍奔馳著,從這棵樹的枝幹跳到了另一棵,這時候的表情已經不像幾分鐘前輕鬆的模樣,完全沒有任何一絲的笑意顯得有些嚴肅。

  那名黑髮女子聽了自己的勸告之後,就立刻朝著剛才自家弟弟與另一名厄除離開的方向跑了過去,她看著對方的背影,便隨即跟上了腳步,但是刻意地不尋求與對方相同的路徑。

  ──那孩子......

  「匡......」當初她不讓他與人類接觸,除了是自己的私心之外,這也同時是原因之一。

  他還像是個心智未成熟的孩子一般,太過於「單純」不明白什麼是是非善惡、什麼是弱肉強食,也由於過去所發生的「事件」受了傷,從此以後就只懂得展示強大的力量,卻不懂得怎麼使用,更別說是保護自己。

  所以她才要把他留在這裡,讓他就只在自己的眼前。

  但此刻他遠離了她的視線範圍,即便是過去對方也曾經跑到九霄雲外去了,她也不像此刻一般感到焦慮,畢竟從剛才到現在已經過了一段時間,誰都無法預測會發生什麼事情。

  剛才花費了太多的時間了,這讓櫻鬼感到有些懊惱,秀眉不自覺地緊蹙著。

  萬一那孩子真的下手了,那麼她就必須得要隨後「收拾殘局」。

  在追趕著青鬼的同時,櫻鬼的腦中早已閃過了千頭萬緒,她不斷地搜尋著週遭的氣息,對於共居生活將近百年的他們倆姐弟,櫻鬼自認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找到弟弟的所在之處,只不過她現在必須要快,於是下意識地加快了追趕的速度。

  當她穿越過某處的時候,馬上就聞到了屬於兩名人類的氣味,而八重馬上就可以辨認出,那是屬於前一刻才與他們起衝突的,那兩名厄除者的氣味,其中一人的還夾帶著鮮血的腥味,看來是受傷了,從那味道的濃烈程度來看,應該不會是輕傷。

  ──還好只是受傷。

  八重有些慶幸地想著,因為匡在使用力量從不懂得收歛,所以凡是出現在他眼前的,大概有十之八九會是被直接終結,抑或是將近致死。

  但現在除了那兩名人類女性以外,都沒有發現到附近有那孩子的氣味,殘留的那一點早已經隨著空氣消散了,他到底去了哪裡?

  櫻髮女鬼從距離兩名厄除幾百公尺的樹林中飛躍過去,朝著反方向前進,她從地面和樹木所殘留的怪異氣味來追蹤著弟弟所行進的路徑,幾乎已經遠離了剛才與異邦怪異戰鬥的場地。正當八重來到了某處樹林的岔口,她隨即便發現了其他的氣味正朝著各方四散移動著。

  不、倒不如說,是同一種妖氣。

  而這氣味,她是認識的。

  八重感受著那往好幾個方向散開的氣息,而後遠遠地發現了其中一個方向,有著弟弟經過時所留下的味道,看來那孩子是追著其中一方去了,於是她趕緊提起腳步朝著那方向跑了過去。


*    *    *

  青鬼之所以會再一次放棄眼前的獵物並不是沒有原因。
  因為他記得,『上一次』和剛才的人類碰上時,眼看著就要得手當下卻被一名男人阻饒了,他清楚的記得,對方在出現的時候就用自身的妖力幻化成了的白色鳥兒。對青鬼來說,那彷彿成了一種記號。

  那時候他並沒有追上那名聲稱要做自己玩伴的男人,為此他也不解了很久。
  以感覺來說,青鬼本能的察覺到了對方與自己相像的『本質』,也同於相同原因的,他則追趕了上去。

  通常這樣來說,青鬼是想『抓住』對方沒錯,但是說明白點,他就只是想毀了對方。
  就像那個人類一樣。

  一心一意的追著那莫名飛的快速的白色鳥兒,最終,青鬼在林中一處停下腳步,右手彷彿緊捏著什麼,而那本該因為青鬼的力道而死亡的白色鳥兒像是不受影響般的動了動,左顧右盼著,只是身體被青鬼抓住,於是動彈不得。


*    *    *

  八重迅速地趕到了現場,只見青鬼背對著她,手裡似乎緊抓著什麼東西。

  看到弟弟一個人站在這裡,她才稍微鬆了口氣。

  「怎麼一個人亂跑了呢?」櫻鬼以如同平時般溫和的微笑朝著青鬼說著,然而弟弟卻沒有理會她,只是緊盯著自己手中的東西不放,「......那是什麼?」

  緋紅色的眼瞳看向了弟弟手中的白色鳥兒,馬上就認出了那是「什麼」東西,還有是屬於「何人」的,只不過她也沒有訝異,就只是像平常他隨意帶東西回家的時候,她與他的對話一樣。


*    *    *

  青鬼沒有開口回應姊姊的問句,只是轉過了身看向自己的右手,對於這隻本該死去卻仍活蹦亂跳的東西滿是不解。

  接著像是失去了興趣,青鬼朝著八重的方向走去,將手上的鳥兒放在對方的手中後就繼續往前方走,那木屐踩在地上發出了喀答響,步調彷彿在散步一般。


*    *    *

  「......真是的。」八重接下了那隻鳥兒,像是有些無奈又有些好笑的低喃著。

  那隻鳥兒在她手中左右晃動著小小的腦袋,但沒有立刻飛走,就只是在手掌中心輕跳了幾下而已,好像完全不想離開的樣子,於是女子便將那只鳥兒用雙手捧著護在懷中,隨後跟著弟弟的腳步走去。

  ──是您阻止的嗎?

  她一邊走一邊心想著,也只有「那一位」會這麼做而已,不常在他們姐弟倆眼前露面,只是靜靜地在遠處守護著。

  倘若沒有那位大人的幫助,想必應該會發生意料之中的事情,那麼到時候他們就得要另覓居所才行,所幸最後沒有造成騷動。但即便如此,八重依然有些懊惱,若是她再謹慎些或許就能夠避免這後續的事情了。

  難道她就只能像這樣子嗎?

  望著前方景象的緋紅染上了些許的陰暗,深沉的水流在眼中不斷流動、流轉。


*    *    *

  沒有去注意身後的人在想些什麼、或是對方表情的變化,青鬼將隻手放在衣擺中,那白底的面具並看不見其表情,可根據他所走的方向,是回家的方向。

  今天的鬧劇讓他覺得膩了,且也沒收穫,青鬼打算就這樣回家。


*    *    *

  當往回家的路途走到一半的時候,櫻鬼這時候才想起了那盒點心好像還放在某一棵樹上沒帶走。

  「哎呀哎呀,今天我真是......」她忍不住嘆了口氣,接著朝著弟弟的背影說道,「我去拿個東西,等我一下吧?」

  但那孩子看樣子是心情有些不佳,即使是她這樣要求了,還是自顧自地往前走。於是她也只是苦笑了下,接著往方才他們兩個待過的那棵巨櫸的方向過去。她又在林間穿梭著,沒過多久便發現了那個布包仍是一如自己離去之前的,相當完好的模樣放置在樹梢與樹幹之間的夾縫當中。

  她將裝著點心的布包拿起,然後趕緊朝著住家的方向過去。

  等到八重回家的時候,看到弟弟又是一個人在屋頂上靜靜地朝著某個方向看,完全不受任何影響似的作著自己的事情。

  她笑著搖了搖頭,然後提著布包進到屋內。

  女子先是將那隻白色的鳥兒安置在之前空著的鳥屋之中,接著往廚房的方向走去,打算先把裡頭的麻糬重新包好保存,等到晚上或是隔天在拿出來當點心,當她打開木盒的盒蓋的時候,發現裡頭的麻糬少了一顆,看樣子應該是那孩子在她離開的中間,自己拿出來吃了吧?

  ──希望晚餐後他心情會好點了。

  八重將那些點心重新放置在盒內,然後仔細地封好後放置在櫥櫃之中,最後才像平常一樣注意著外頭太陽的位置,開始著手準備家人的晚餐。

  只是當她挽起衣袖時,赫然發現袖口的緞面蕾絲不知道什麼時候擦破了一角,她盯著那破口雙眼越發深沉。這不是與那怪異的戰鬥造成的,而是在與那厄除者纏鬥時所留下來的,沒想到她居然會讓人類有機會觸到自己,還留下了痕跡。

  櫻鬼的雙眼在面對爐灶時隱隱約約閃過了某種異光。

  希望下次不要再見了吧。

  若非如此,下次……肯定不是什麼溫和的場面。


(完)

comment

Secret

▶自我介紹

Yuye

Author:Yuye
。✧*。٩(ˊᗜˋ*)و✧*。
隨心情的塗塗

*原創直線
*二創目前鬼燈的冷徹

(●´°ω°`●)
▶類別
▶最新文章
▶月份存檔
▶足跡
可以餵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