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雪│那段過去

◈主軸角色:景山 尋

NPC-尋

內文下收↓




  「美月!美月!」一道極促的呼吸聲與幾乎嘶啞了的聲音,伴隨著腳步聲與門被撞開的聲音出現。
  友人總是會突然的衝進自己的房內,美月早已習慣,只是這樣慌亂還真的不多見,於是在房內的紅髮男子只是回過頭,便見著對方手中抱著一名滿身汙泥與鮮血的人類女孩。

  連氣都來不及喘,輝雪接著開口:
  「救救她!拜託你,救救尋──……」
  一邊說著,因連環的動作與心情的起伏,輝雪一時間軟了腳,抱著女孩跪了下去,聲音也逐漸啞聲。

  「求求妳……」




  輝雪最初愛上的,是一名人類女孩。

  這要回溯到很久以前……

  在輝雪的養父母死去後又過了莫約百餘年,輝雪和美月兩隻妖怪一直都居住在老夫婦所留下的那山丘上的小木屋中。
  兩人就像親手足般的一同生活到了現在,輝雪也從懵懂無知的孩子逐漸長成了成人。
  小時候,喜於親近人類的他,三不五時就會到山腳下去找人類的孩子一同遊玩,一直到現在,親近人類的習慣依然沒有改變。
  輝雪仍會下山與人類交流,在閒話家常的人們中,有些甚至是小時候便與輝雪相識的人,一直到現在幾乎各個都到了不惑之年,但他們見著輝雪仍是會打招呼、噓寒問暖。

  即使輝雪與幾十年前相同,都是那副模樣沒有任何改變,但他們都不會害怕或驅趕──因為他們幾乎都知道,輝雪是妖怪。
  但即便輝雪並非人類,向來熱心的他都十分受到村裡的人的喜愛。
  也在不知不覺間,輝雪成了北山所著名的人物。
  老一輩的長輩們都會說著,在北山山丘那頭住著猶如暖春般的冬天人物與一流的大夫。

  因此在這樣的小村子裡,幾乎人人都知道輝雪與美月。
  美月本是鐮鼬中的療癒,因一些原因在這北山定居了下來,留在那小木屋中,因研究藥材以及本身屬性的關係,他成了人們所謂的『大夫』。

  替人治病不過是興趣,美月是這麼說的。

  而就在這彷彿是在平常不過的日常中,輝雪遇上了她──





  這一次或許是輝雪久沒下山了,這二十年間似乎多了一些生面孔,但即便不熟識,輝雪仍是抱著喜歡交朋友的心態去認識這些新面孔。
  一直都是如此,所以輝雪沒有被村子完全遺忘過。

  然而在村中悠轉的輝雪,偶然間遇上了她。

  其實就只是很單純的女孩買了東西卻忘了帶錢,在好心之下輝雪替對方付了帳,但卻沒想到反而惹的對方生氣了。

  就這樣,以這個為契機,兩人認識了,而對於世事都沒有很理解的女孩名為尋,似乎是近年來與長輩一同來到此處隱居,不知道是否是因為前身是比較繁榮的家庭,難免帶有一些傲氣與調皮。
  而這個未熟世面的女孩,很快的就愛上了輝雪的溫柔。

  面對女孩積極主動的追求,輝雪因對這方面並未接觸過,在一同度過時日後,也得以順利回應對方的感情,終至兩情相悅。

  兩人的交往度了好些年月。

  但尋並不知道輝雪的身分。
  雖然她早已覺得輝雪不是個普通人,依據那少見的髮色與過於高挑的體格,怎麼想都不會覺得對方是平凡人,當然也想過對方是否並非人類。

  尋並不了解妖怪等事,關於怪談都是聽說來的,對於妖怪這存在既是猜疑、帶點畏懼。
  抱著不安感的她,最終向輝雪找尋答案。

  「啊啊……如果真要類別的話,嗯,是的,我並不是人類。」
  面對尋的提問,輝雪回答著。
  只是那表情很自然,似乎沒有帶著什麼悲傷感,看來是在這村子生活久了,已經習慣大家都『知道』了。

  儘管內心是那般打擊,但尋仍是吞了下來,關於內心的雜亂,她什麼也沒表達,僅僅是微微一笑的主動上前環抱住對方:
  「嗯,我不在乎你是誰,我擁有著的是你。」
  尋柔聲的說著,而輝雪則在聽見尋的話後,心窩一暖,將懷中的嬌小人兒溫柔的緊抱住。
  他以為,這份感情會一直持續很久。
  輝雪甚至有了陪著對方走完一生後持續守候的打算。

  但是尋的不安,並沒有因此獲得解放。



  在那之後,尋不斷的找尋『方法』。

  她想要能夠陪伴對方更久更久的時間。
  為此,尋去探聽了許多『傳說』、翻閱了許多書籍,為了就是能夠找到方法讓她也步入妖道。

  但這卻是一個悲劇的開始。
  無論什麼書籍什麼藥草都不湊效,嘗試想違反理論成為妖怪的尋已經有些疲憊,不成功與屢次失敗已經讓她有些累了。
  不知何時開始,她不再樂觀。

  即使和輝雪在一起,她笑的次數也越來越少了。
  但仍什麼也不肯說。

  輝雪雖然擔心對方,但他並不喜歡強迫,追問了幾次後,輝雪便不再勉強對方開口,只是靜靜的,給予對方能放鬆的胸膛依靠。

  靠著輝雪,尋感受到了幸福,但是事實卻在同時間一次次的刺痛她
  
  經過時間累月,尋終於認命的發現,自己無法陪對方走完『一生』,她無法和對方『白頭偕老』。
  再過個數十年,她會將他孤獨留下。

  她死了,可是他還在。
  就在這佔有慾與突如其來的自卑感當下,她自殺了。


  當輝雪找到尋的時候,尋已經斷氣。
  胸口插著的,是一把看上去十分細緻的小刀,上頭刻有尋本家的家徽,看來本來是用來象徵作用的物品,如今卻成了奪人性命的兇器。

  尋就在他們最常待的一處崖邊樹下自殺了。
  地上的血跡沾滿了大遍,為此從遠處小屋上,動物性的美月很容易就注意到了,美月聞到了這股不尋常的氣味後先是提醒了輝雪,而輝雪也同於不安的奪門而出,但最後卻仍晚了一步。

  將尋的遺體抱在懷裡,還能感受到對方的餘溫,這樣不真實的觸感,輝雪先是一怔,隨後放聲大哭。
  緊抱著對方,輝雪問著對方為何要如此傻,但這已經得不到回答。



  後來,輝雪將尋抱回自己所居住的小屋,幾乎是用最快速度的穿越了這山林,他抱著尋,狼狽的朝著美月求助。

  見著輝雪的模樣,美月並沒有像平常一樣轟的輝雪一個臭頭,只是沉默著。


  「她已經死了。」
  美月安靜了下,輕聲提醒著友人該接受的事實。

  而輝雪的本來就硬撐起的笑容,再也維持不住。


  ──是啊,早就在找到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只是,他仍抱著一絲期待。
  心靈上的痛楚讓他站不穩,雙膝跪了下去,也因將尋落至地面上發出了悶響,在悲痛的情緒中,輝雪將右手的東西捏緊後又鬆開,本來停住的眼淚一滴滴的直直落下。

  那是一張紙條。

  是在找到尋的時候,對方仍捏在手心中的紙條。

  重新將紙條從地上撿起,輝雪看著上頭一排清秀的字跡,淚水模糊了視野。


  ──『我多希望能夠擁有和你橫渡時間的翅膀。』

(完)

comment

Secret

▶自我介紹

Yuye

Author:Yuye
。✧*。٩(ˊᗜˋ*)و✧*。
隨心情的塗塗

*原創直線
*二創目前鬼燈的冷徹

(●´°ω°`●)
▶類別
▶最新文章
▶月份存檔
▶足跡
可以餵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