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過去的釋出‧首

◈主軸角色:泉さん

NPC-泉先生

(圖中為響對泉先生的第一印象,年約二十三)

關於此篇的前置:
◎響的角色前段設定
◎響的母親

內文下收↓







  在響的母親殉職後,響的親戚便拒絕繼續照顧響。
  口中說著『有一半的妖怪血統的話放著大概也能活』、『要不就去找找妳的父親吧』等般話語的將響放逐了。

  無奈的蹲在巷子中,響對於接下來的去向不知所云。
  年僅六歲的她,還沒來得及過七歲的生日,便同時失去兩樣最重要的東西。

  母親,以及歸所──

  在那個時候,她遇到了一名男子。

  那名男子看上去有些斯文,感覺應該是位商人。
  他打量了下縮在牆下的響一番後,摸了摸下巴,露出了笑容朝著響伸出了手:
  「不好意思,剛才的對話我聽到了,看來妳成了孤兒,如果沒地方去的話就跟我走吧?會給妳吃飯的。」

  響抬頭看著眼前這名男子,對於自己存在的意義已經在一夕間消失的渺渺茫茫。
  面無表情的孩子,甚至連該哭泣之時,卻擠不出淚水。
  在沒有了孩子最需要的避風港可待的情況下,響迷迷糊糊的伸出了手,成了眼前的這個男子的『養女』。

  這名看似好心收留響的男子姓氏為泉,響一直都是稱呼他為泉先生,在收留了響之後,給予響的生活也還算不錯──那是一開始的時候。
  在響還是孩童的時候,泉幾乎教導著響一些並非完全正確的觀念,讓她學著服侍他人、如何察言觀色、教導響他就是絕對。

  而響則是很聽話的點了點頭,並且乖順的學習著。

  泉是貪得無厭的商人,連妻兒都沒有而先養了這個女兒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怕寂寞想要有對象可以說話,而是打算將響給賣了。
  養大以後,賣給能獲得最高酬的那兒去。

  在撿到響的時候,就已經這麼打算了。
  且,也正因為響是『女兒』,他才會將響帶回。

  在短日內他並沒有發現響在日夜會不同性別的問題,他只有藉由偷聽知道了這孩子是半妖,又剛好他在傍晚之前就會喝酒逍遙去,幾乎沒有正面碰見過響的另一副模樣。
  然而之所以會知道,是因為在某一日,泉難得的不醉早歸,本來帶著幾套衣服要給響試裝──不知道為什麼這丫頭不肯乖乖穿裙裝,穿著總是那般中性,這樣可不行啊,這樣的習慣要是不改掉,肯定是賣不掉的。

  「響,把這套給換上,別再穿那種……」
  拉開房門,泉的話還沒落下尾音,聲音便硬生生中斷。

  隨著房門被拉開,房內的孩子像是受了驚嚇般的一縮,手中拿著筆與上頭寫了幾個歪七扭八的字體的白紙來看是在學寫字──為了理想,泉教了響習字與認字,雖然也才剛開始不久因此響會的還並不多,但泉的要求甚嚴,從認字多寡到字體端正,都有可能會惹怒他。

  響像個做了壞事被抓包的模樣連忙將紙揉掉藏到身後,有些害怕的望著自己的養父。
  「……泉、泉先生…歡迎回來。」
  「你……」
  泉的表情十分可怕,這讓響幾乎是不明所以,他以為是因為字寫的難看才讓對方那麼生氣,低下了頭,在泉開口的同時一縮,還以為就要挨罵。

  「……你是響?」
  看著待在房內明顯是個男孩子的孩子,泉先是開口問了聲,像是確認,而響則是偏了偏頭,沒有意會過來對方在確認什麼的回答道:
  「?…是的…」
  「……」
  「泉先生……?」
  「王八蛋!這種體質見鬼了才賣的出去啊!只有白天是女人有什麼用!」

  一聲怒喝,響本來怯怯開口又縮了回去。
  泉走上前,一把拎起了孩子的衣襟將其捉起──還以為撿到了什麼搖錢樹,果然有妖怪的血統就不正經!根本白撿白養了!
  面對著泉的一臉猙獰,響睜大了雙眼,如今他並不是再害怕怒吼著的泉,而是因對方說的話感到不明、恐懼。

  ──他會被…賣掉?
  泉先生帶他回來,是為了要賣掉嗎……?

  「對、對不起、對不起……」
  衣襟被捉著提起感到難受的孩子抓著泉的手,面帶痛苦的不斷覆誦著道歉,響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但是他知道,他在夜晚會變成妖怪、變成男性這點,著實的讓對方失望了。
  孩子因慌張而哭了起來,見著這模樣,泉即便雙拳握的再緊,響是這樣的體質的事實還是無法改變。

  「哼。」
  哼了一聲,泉將手鬆開,任著孩子跌在地上,一個返身離開了房間,重重的將拉門關上發出了好大的聲響,留下孩子縮在房內低泣著。

  ──自那天之後,響也因明白了自己對於對方來說是怎樣的存在而時時刻刻擔心著,她擔心自己真的會被賣到哪個不知道的地方去,為此感到害怕。
  年僅七歲的響,開始思考要怎麼『買』回自己的自由。

  她感謝著對方在自己無處可去的時後收留自己,但是她並不想因此就被賣掉。

  相應著響的思考,泉的職業也不是白幹活的。
  響的體質游廓是不可能要收的,既然如此──

  兩方都因自己的想法開始有了分岔。

  泉依舊為了提高響的素養而教著響習字,雖然響對於字是可以念了,但是因為還沒有教細所以明白字義的仍是沒幾個,唯一讓泉滿意的就是響所寫出來的清秀字體。
  
  字詞字義不急,還可以慢慢再教──這是泉的想法。
  既然有著性別早晚不同的缺陷,那就把她培養成即便如此也想收的高級極品便可。

  只是泉的如意算盤在響十二歲之時變盤。
  五年多過去了,響一直都在想辦法,既可以不違泉的養育恩情、又可以不欠人情的拿回自由,響一直在等待著。
  年幼的自己無法做到什麼,泉也從不讓她去做什麼,總是說著比起去打工,不如多習字念書。如今她已經長成逐漸可以自由外出的年齡。
  而在探找工作失意的時後,她想起了已逝去的母親,那時懵懂無知,並不知道『厄除』是什麼,但現在她懂了。
  判斷了些許利害關係後,沒有目標的她頓時覺得成為厄除是最好的辦法。
  倘若成了公家的人物,即便是泉先生,也會認同的吧?
  仗賴著厄除的身分,她就能完完全全的自由了吧?
  抱著這樣的想法,響下了決定。

  在一早,她在桌前留下了紙條後,離開了那生活五年多的家。



  成為厄除除了學校這個途徑以外,便是直接報考軍營,但是響想了想,自己從頭到尾吃的都是文字書籍,要成為可以和妖怪對上的身分,只會文不會武肯定是做不到。
  因此,響隻身來到了山上,白天的時後則偶爾會到街上,悄悄觀察著那些專門教予孩童習武所在的私塾,然後夜晚的時後則在山中練習。

  也為此訂下了一個目標──倘若能仰賴『白天』的自己降服一隻妖怪的話,就去報考吧。

  就這樣的,響為自己自由的戰役便起了頭。

《 續末篇 》

comment

Secret

▶自我介紹

Yuye

Author:Yuye
。✧*。٩(ˊᗜˋ*)و✧*。
隨心情的塗塗

*原創直線
*二創目前鬼燈的冷徹

(●´°ω°`●)
▶類別
▶最新文章
▶月份存檔
▶足跡
可以餵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