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過去的釋出‧末


◈主軸角色:多良

NPC-多良


《 續首篇 》


相關劇情:

◎多良│再會面

內文下收↓





  離開家中已經過了兩個月,響幾乎是盡可能的不下山的藏身於山中,這座山給人傳聞不是有妖怪會吃人便是有山神會震怒,因此並沒有幾個人會上山,這便成了響最佳的藏身處。
  之所以不願意下山,是因為響害怕會遇上自己的養父。

  當初只留了『我出門學習,暫時不回家。』等字條,即便對方沒有擔心的心情,但也肯定會引起對方的憤怒吧?

  響對於泉來說,只是個待成熟便可販售的果實。
  假如被對方給遇上了,十之八九就算用綁的也會被帶回去的。

  而且只要被抓住了,響認為,自己就再也沒有這樣逃走的機會了。



  一日夜晚,響今日並沒有變成妖怪後就安分待在樹上,像是感覺肚子餓了般,四處的走動著。
  在山中他並沒有固定的居住處,所以總是在太陽下山以前找了棵比較高且穩固的樹後就躍了上去並待上一整晚。

  而今天,響在變成妖怪模樣後,來到山中一處,因注意到了周圍的流水聲,於是便探尋著聲源找了過去。
  他找到了有著瀑布的湖泊,四周被茂密的樹木圍繞遮掩著因此不易被發現,湖面被月光印照的閃閃發亮。在這山中的兩個月來他還真第一次來到這樣的地方。

  雙膝著地、響伸出了雙手浸入沁涼的湖面,從湖面便映照出響那有些狼狽的面容──此時身為妖怪的他,明明有著亮眼的紅髮與漂亮的金瞳卻都無法讓他看起來有精神一些。

  湖面…湖水……
  在這樣的活水裡,會有魚的吧?

  離家後幾乎沒有固定吃飯的響,總是找個樹上的果實果腹,但他畢竟不是鳥或松鼠,那樣攝取是不夠的。
  恍恍惚惚中,響幾乎是不帶自我意識控制的發出了陣陣雷電,從身上傳導至探入水底的手掌上頭,湖面頓時一陣漣漪。

  「誰啊!別在水裡放電啊!」

  突然一股陌生的聲音隨著什麼破水而出的大吼出聲,響頓時回神,嚇了一大跳的跌進湖裡。
  「……嗯?欸?危險!」

  沒想到孩子會這樣被自己嚇到掉進湖裡,開口出聲的男子一驚,顧不得自己被電的肌膚陣陣發麻,連忙重新躍進水裡撈人。
  「咳、咳、……」
  浮出水面後,響用力的咳了幾聲,差點嗆水的他一邊張眼看著到底是誰突然開口,印入眼底的是非常顯目的粉色長捲髮。

  只是看這個可能會以為是哪位小姐,但是響很確定,剛才聽見的是男性的嗓音。
  而且──響瞥了下面前的胸膛,這並不像是女性會有的體格。
  「哎,抱歉吶,俺先將你送上岸去。」
  男子一邊開口說著,一邊將響放上了岸邊。
  回到岸上後,響狼狽了爬了幾步,坐在岸邊、轉過身,本想和人道謝在看清對方的模樣後響又是一愣。

  對方有著一頭顯眼到不行的粉色長髮先不說,重點是在對方身後浮出水面的那條灰色的魚尾巴……

  魚尾巴。
  那是他的尾巴嗎?
  ……如果不是,響可不知道魚還能長這麼大條的。

  「請問……你是妖怪嗎?」

  本來要道出口的道謝頓時變成了問句,待在湖中的男子一愣,隨後笑了笑。
  「俺是人魚,名叫多良,剛才不好意思吶,俺不是故意要害你落水的。」
  「不,不會,是我先打擾了…」
  「哎?該不會剛才在湖裡放電的是你?」
  「呃?……」聽著對方的問句,響頓了下。「好像就是我……?」

  響也記的不是很清楚了,看向湖面接續浮上了幾條像是承受不了而暈歇浮水的魚,響頓了頓,雖然沒什麼印象,不過應該是吧?響不太確定。

  聞言,名為多良的雄性人魚將自身返過來改為仰式,將魚尾高高舉起後面對著響狂潑水:
  「小朋友別在湖裡亂放電吶!長點知識!」
  「別潑了……哈、哈啾!」

  在後來,兩人就這樣無傷大雅的打起來了,比起用『打架』來形容,說是『打鬧』更為貼切。
  這是兩人最初的相識。
  也自那天交談之後,兩人成了好友。



  在山中第一個交到的人魚朋友,兩人往來也好一陣子。
  起初多良在知道響在白天與夜晚的體質差異後滿是訝異,還興致勃勃的想看對方變化時的樣子,兩人幾乎無話不談。然而響雖然將自己離家、以及目標都告訴了多良,但多良回饋回來的幾乎是他來到這山中後的事情,而從前仍在海裡的記憶,多良說他已經忘了。

  從何而來?怎麼會來到這裡?這些讓人好奇的問句就這樣打上了一個個的問號。

  但這並不影響兩人日後的交流。

  多良所待的湖,由於四周是茂密的樹林,響有許多次都找不到路,於是後來他便在些許樹木上刻上圖案做了記號,使得自己能夠順利找到多良的湖、不至於迷路。

  只是刻在樹木上的那些小刻痕,也因為日後的某件事被響給抹去了。

  ──那是發生在與多良相識後的莫約半個月後。

  
  托多良的福,響在這山中不再僅僅只吃野菜、水果,除了這些以外,響多了『鮮魚』這樣的選項。
  多良教響捉魚的同時,響也因此學會了游泳。
  這短短時日間,響從對方那兒獲得了許多幫助。

  今日一早,響在下了樹後本想慣例性的到對方那兒和對方打打招呼,邁開的腳步才跨出便停頓了下。想想對方是人魚,看來是不會在陸地移動的,今天就替對方摘點好吃的樹果來報恩吧?

  一邊這樣想著,響決定在去多良的湖以前,在路上就順道替對方帶點小禮物。

  這座山因為纖少人上山採果,因此可以說是是個『寶山』,果然沒一會,響便找到了結滿果實的樹林。

  伸手摘著對於十二歲的小女生來說仍有些過高的樹果,響惦著腳尖,一跳一跳的終於將看起來十分美味的果實摘到手。

  將果實用著自己的外衣包好,想著這些或許就夠了的響才正要轉個方向離開,卻突然被誰從後方拉去。

  「哦呀,紅褐色的長髮,十歲出頭的小姑娘……在這見鬼的山中連隻貓都沒看到,看來泉先生要找的恐怕就是妳了吧?」

  陌生的男音懶懶的道出,來不及吃驚的響連思考的動作都沒做,光是聽到對方的話以及關鍵字,響幾乎是反射性的張口就朝著勒住自己頸子的手臂上狠狠咬下去。

  男子吃痛的手一鬆,響便從對方手臂下縮了下去,抱著手中的果實沒命的往前跑去。

  「…媽的,是在山中活到變野了嗎,居然咬我……!」
  看著女孩消失在樹叢堆的背影,男子低聲喃喃,左手扶著腰間的刀,也追了上去。

  響在白天的時後聽力不及夜晚妖身的自己,因此她才需要仰賴自己刻在樹上的那些記號去尋找多良的位置,也因為白天的她幾乎與一般人類無異,因此在前往目的地時,她也沒有注意到自己被誰跟蹤了,男子的出現,讓響重拾了那份警戒。

  順著自己刻上的記號,響一路跑的跑到了多良所在的湖,一到湖邊,她幾乎軟腳的跪坐下去,在喘息的同時往自己來的方向看著,她沒想到泉先生居然找了人要來搜她。

  ……沒事的,這裡很隱密的,不會有事的。
  「哎呀?怎麼啦?遇到野獸了嗎,怎麼跑得這麼急呀?」
  像是習慣了響來找他的時間,多良在響到達之後沒多久便浮出水面趴在岸邊看著響,而響則是聽到多良的聲音後,轉回了頭,臉色被嚇到刷白的她驚魂未定,見了響的模樣,多良本來掛在臉上的笑容也頓時收斂。

  「人、人魚先先生……」
  「嗯?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連話都打結了,要不要緊吶?」
  「……」
  見到多良響頓時稍許的放鬆,但是對於一個孩子來說,剛才的經歷實在太可怕,一時間仍是止不住顫抖。

  ……她不想回去,她不能被捉回去。

  而響的模樣讓多良仍是擔心,於是多良將自己撐起坐到岸邊,用手挪動著自身稍稍的靠向響,在勾的到對方的距離下,多良朝著響伸出了手將對方拉了過來,以一手撐著地面、一手輕抱著響,似乎是想安撫對方。

  「沒事、沒事,山貓討厭水的,俺保護你。」
  「!……」
  在接觸到對方比起一般人還要低溫的體溫後,響成功的冷靜了下來,靠著對方,響原先仍顫抖著的身子也逐漸平緩下來,待響好一些後,多良也就鬆開手。

  「所以……到底發生什麼事啦?瞧妳剛才緊張的,真的跑給猛獸追了嗎?」
  「沒有……」響搖了搖頭,望著多良擔心的模樣,響微微一笑想讓對方放心:「我…沒事的。」

  「怎麼會沒事呢?小孩子在外頭遛達可不好,泉先生可擔心死妳了,小姑娘該回家囉。」

  「……?!」

  本來平緩下來的響在聽到第三者的聲音後瞬間一怔,立刻爬起身轉過身去,看見的是一名高挑的男子緩緩的自林間走出。
  男子一個挑眉,懶洋的聲音緩緩的回應著響剛才開口說的『沒事』,響很快的便認出對方就是剛才在林間遇到的那個人。

  她曾想過泉不會就這樣放她走,但她可沒想過他真的會找人上山找她……!

  「妳這丫頭跑的還挺快,不過多虧了那些樹上的記號,我還真給賭對了。」
  
  聽到對方的話,響才明白自己在樹上刻下的記號是多愚昧的行為,但現在懊悔也來不及了。
  現在的她只是個『人類』,到底要怎樣才能逃過?那一瞬間,響在腦海裡跑過許多想法,但都礙於現在是人類的模樣,幾乎無法做到。
  男子看著響那副驚恐的表情後先是勾起一抹笑容,一步一步的朝響的方向走去。

  「我的左手可還痛著呢,妳這丫頭居然會咬人啊……」
  「來者倒是挺不懂禮貌的,看的出來肯定也不怎麼溫柔,你能不能不要再靠近這孩子了?」
  「嗯?」

  前進的步伐頓時停住,一直到多良開口,這名男子才注意到響身後的多良。

  因為響站在多良的前方,所以才沒能馬上注意到,男子定睛一看,馬上露出一副彷彿挖到寶般的神情,將剛才那副慵懶模樣一掃而空。

  「哦!比起捉個小孩子,你好像更有價值嘛──聽說人魚的肉非常高價,看來我真是時來運轉啊!」
  「……!不要對人魚先生下手!」
  聽到男子的話,響頓時回過神,雙手一張的擋在多良的前方,而男子則是掃視了下,快步走到響的面前,什麼話都沒說、甚至不給彼此一點反應空間,直接的就將響一拳朝旁邊打去。
  響因這一擊跌到一旁,多良見狀雖然想立刻靠過去,可是礙於自己沒有能自由移動的雙腳,光是這點,不要說保護響了,就連馬上回水裡都是個問題。

  「你最好馬上離開,俺耐性可沒這麼好。」
  多良少見的沉下了臉,雖然現在的情況對他來說是非常不利,但是仗著自己『不是人類』,或許就能嚇阻對方。

  不料,對方卻不吃這套。

  「離水的魚能做到什麼名堂我也挺好奇,安心吧,我就只取你的魚尾便可。」
  男子一邊說著一邊將刀出鞘,舉起刀就打算朝著多良的身上劈下。

  而見著男子將刀出鞘舉起,在對方還沒劈下之前,響奮力的爬起身朝著多良的方向撞了過去。
  兩人的額頭因撞擊發出了很大的聲響,多良也因此往後倒去,接著,響用爬的、用推的,硬是將多良完全送回水裡去。

  「嘖,好事的小鬼,硬是要救那條魚反而被我劈到了,在妳身上留疤痕可是會害我酬金減少的妳知不知道啊?」
  「不要對人魚先生下手……!」

  原來,響為了把多良撞開,硬是介入了那段攻擊範圍,雖然成功的推開了多良,但取而代之對方那銳利的刃面便劃到了自己。

  左小腿與右腳踝熱辣的疼痛讓年幼的響忍不住的哭了出來,但即便疼到滲出淚,她仍咬著牙死命的忍耐著,不認輸的瞪著男子。

  「哼──我是該乾脆就這樣解決掉妳專心捉魚好呢,還是直接帶妳回去呢……算了,那腿看來肯定會扣我不少該拿的酬金,那條人魚搞不好還比較高額。」

  看著響,男子又是一翻碎念,最後他像是做了什麼決定般的舉起了手中的刀,似乎打算選擇前者。

  「決定了,老子對那條人魚比較感興趣,妳這案子,我不要了。」
  『所以俺說你最好快點離開,俺的耐性很糟。』
  「什、」

  突然間,多良的聲音再一次響起,但這聲音比起來是用「說」的,更像是「直接在腦海裡傳來」的。
  而這道聲音,便是衝著那名舉刀的男子而去,響並沒有聽到這如超音波效果般的聲音,聽見這聲音的男子先是一愣,接著猶如被洗腦了般的放下了舉起的手,同時鬆開握著的刀。
  這異變太突然,響根本不知道這中間發生了什麼。

  只見男子像是失了神般,表情與剛才完全不同,一步一步的緩緩靠近湖邊,見著這景象,響忍不住的又往後縮了縮。

響 最初末篇

  一條手臂突然自響的後方探出,猶如保護一般的從後方的將響拉過,接著,響便靠上多良那結實的胸膛。
  響反射性的稍稍側過頭,對上的是多良那猶如平常一般的笑顏。

  彷彿正說著『沒事了』。
  這手臂,讓響瞬間覺得很安心。

  響並不知道眼前的男子是因為多良的『誘導』而變成這樣,只是她相信多良,因此面對著男子的靠近,她並沒有再做出什麼反抗的舉動。

  『再過來一些──』
  『來──』

  就在響不知道、沒聽見的狀況下,男子因多良的『聲音』引向了湖邊,踩在岸邊邊緣,接著,像是一點力氣也沒有了般,全身向前傾去墜入湖中。

  墜入湖中的人並沒有浮上來,向是沉到了水底一般,一直到過了許久之後,那名男子才浮上水面,待那時刻,他已成了具浮屍。

  第一次看見死人的狀況,比起這個,響仍覺得剛才的事情更讓她害怕。
  也因為不知道多良做了什麼,因此她並不知道男子的反常與死亡皆與多良有關,如今她只覺得鬆了一口氣。

  見著孩子的臉色蒼白的模樣,多良心疼的揉揉孩子的頭。
  這座山並不安全,雖然明白響是為了逃離養父而來到這裡,但是這裡……並不會是響最好的藏身處。
  時間磨著耗著,也來到了晚上,響因變成了妖怪,腳上的傷癒合的速度也添快,雖然仍弄的一身狼狽,但是血已經成功止住了。

  後來,多良將自己的鱗片取了片給了響,同時說出希望響能回到人類所待的地方好好生活,雖然響拒絕過,但在多良的堅持下,響才妥協的收下了鱗片。

  看著響用本來包著樹果的上衣撕了塊包住了受傷的雙腿,多良像是想到了什麼般啊了一聲:
  「啊,響,能不能幫俺一個忙吶?」
  「嗯?什麼忙?」
  「……把在湖中飄的那個人類拖走!俺可不想這湖變臭的!」
  



  後話。

  響在那件事後依然是待在山中生活,且仍不中斷的時常去探訪多良。
  一切彷彿沒有遭受改變。

  唯一不同的──

  響在那天過後,將自己的那頭長髮給剪了。
  本來便是泉先生不許她剪短才留這麼長,如今她決心反抗到底,因此,她對著剪斷散落的頭髮發誓著,覺不會順著對方的意去走自己不想要的未來。

(完)

comment

Secret

▶自我介紹

Yuye

Author:Yuye
。✧*。٩(ˊᗜˋ*)و✧*。
隨心情的塗塗

*原創直線
*二創目前鬼燈的冷徹

(●´°ω°`●)
▶類別
▶最新文章
▶月份存檔
▶足跡
可以餵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