匡│記憶殘片-約定 其之一

◈主軸角色:二階堂 岳矢 (18)

NPC-二階堂岳矢

內文下收↓



  坐在拉車小攤上喝著熱酒,一名看上去年過五十近六十的男子在每週裡起碼有兩天會出現在這個小攤上。
  也許是已經久了,這名男子與老闆看上去很熟絡。雖然平常不會聊太多廢話,但是兩人就像交情已久的好友般,氣氛十分自在。

  「二階堂啊,想想你光顧老夫的店也已經快要四十年去了,時間還真是走的挺快。」
  將新的一壺熱酒放在男子面前,年邁的老闆像是感嘆時間般的先是開了口,男子沒有回話,只是又替自己斟了酒。
  「有時候回想你第一次光顧老夫的店,那時還真嚇死我啦……還以為開店都還沒兩三年,要被你洗劫了。」
  「呵。」聽到這話,名為二階堂 岳矢的男子才發出了笑聲,將酒杯的酒飲盡。「你可見過跛腳的賊要搶贏一個壯年男子?」
  像是自嘲也像是揶揄的說著,他僅是又喝了一口酒,僅是敘述了那段過往。

  ──四十年前,他仍身為山中的盜賊,對於平民百姓來說還算是小有名氣的山賊小頭領,年紀輕輕的他帶領著如同手足般的同伴們要去和妖怪搶地盤,沒料到沒搶成,反而廢了一條腿,傷痕累累的他一下山就在山腳處看見了這小酒攤,當時的他不過是向這小攤老闆要了些水,沒想到居然把對方給嚇到摔的正好。
  就是這一個機緣,他倆意外成了談的來的好友。
  想想還真是奇葩,和山賊交朋友什麼的。

  「話說你都這個歲數了,老夫都兩個孫子去了,怎麼還沒抽到你的喜帖?」
  「我的眼光高。」
  「說是這麼說,莫非早有了情定女子?也不跟老夫聊聊。」

  不知道是吹哪陣風,小攤老闆開口問著,帶著一臉不懷好意的想套二階堂的話,而男子只是夾了塊煮蘿蔔吃,隨口的回答著。
  老闆自個兒當然是不信,一邊給對方撈點小菜、一邊說著,聽到這裡,二階堂沉默著嚼著那塊煮蘿蔔。

  「哦──?當真有?」
  「你今天話很多啊。」
  「老夫話不多,你就要成啞巴啦。」

  白了一眼,但二階堂仍掛著笑容。
  四十年過去了,這份友情持續了四十年。



  四十年前──

  一個年輕的小夥子年紀正當十多歲要滿二十,年紀輕輕的他因頭腦與實力以及被大夥看重而當上了小頭領──山賊的。

  那樣的環境中,一座山裡有著幾小團山賊分派並不奇怪,每個人皆有著每個人的生活方式。
  而眼前當下這名看上去十分爽朗、笑起來十分陽光的青年便是個山賊。
  成為部分兄弟的頭頭並沒有讓他自傲,在前一任的小頭領因事故去世後,他便因眾人的拱抬成了下一任領導者。

  這位青年所擔任的小頭領並非一個大派中的小分支,他們是獨立的一個小小的山賊團,之所以不夠名氣是因為人數略少的他們還不夠壯碩──
  在青年──也就是二階堂岳矢擔上重任後的當晚,大夥們因慶祝於是便將酒都聚到一塊兒,因情緒高昂各個都醉的挺快,來到隔日早晨時,一向早起的二階堂便率先感受到了那令人痛苦的宿醉。

  本是想要醒酒的二階堂搖搖晃晃的來到了河邊邊是洗臉邊是取水喝,正當他感覺到舒適一些後,一手朝著一旁自己擱著外袍的方向摸了過去,然後在抓到像是布料的觸感後,想也沒想的就拉來直接往臉上抹。

  ──奇怪的是,這布像是被勾著了,感覺很難拉啊。於是他只能用那布料的角落處先擦拭雙眼,好讓他看看到底這布是被什麼給勾著了。
  而當他睜開眼看向手中的布料時,二階堂順著手中布料所延伸的源頭繼續朝上看去……

  「?!」媽的,他看見的不是什麼布被勾著,他正用人家穿著的外袍擦臉啊。

  是了,人家"穿著的"外袍。

  而被二階堂拿來擦臉的那個外袍的主人像是已經注意到二階堂很久,那被奇異面具隱去的面容面向著二階堂定格著,很明顯就是在"看"著人家。像是早已看了很久般一動也不動,這讓二階堂一時間被嚇著同時縮手往後跌去。

  嗯,二階堂有一半原因是被對方那猶如黑洞漩渦般的詭譎面具給嚇著了。
  雖然看不見對方的面容,但是這樣明顯被"盯著"的感覺還是讓二階堂起了個雞皮疙瘩。

  「呃……抱歉啊?」
  朝一旁瞥了眼,二階堂發現自己的袍正放在對方後方的石上……到底是對方出現於此時太安靜、還是對方早已待在這裡很久只是自己沒注意到啊……?

  實在受不了那陣陣感受到的"視線",二階堂率先打破沉默的說著,雖然以自己的身分並不需要跟誰客氣,但是……
  也許是被毛到了吧,二階堂就是想化解那個疙瘩感。

  但是眼前這名看上去一身青藍色的少年並沒有回應二階堂,那面向著二階堂的面具在停滯一會後又朝著另一個方向扭開,似乎對二階堂不感興趣般。
  二階堂有種被無視小看的惱怒感。

  但直覺告訴他,眼前的人最好不要亂惹。

  從看上去有些狼狽的跌姿改為盤腿坐在地上,二階堂單手支著下巴觀察起眼前的少年。

  不止服裝是藍色的,連頭髮都是藍色的,那似乎可以與天空比對的天藍色實在讓人難以移開視線。
  一般人會有這種髮色嗎?不會吧?

  搞不好是妖怪啊。

  雖然心裡這麼想著,但二階堂卻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就這樣看著少年好一會。
  那名少年也像是無所謂般,依然是抬頭凝視著一處。

  到底在看什麼啊?
  順著少年的擺頭的方向望去,二階堂看見的是一片乾淨的藍色蒼空。

《 其之二 》

comment

Secret

▶自我介紹

Yuye

Author:Yuye
。✧*。٩(ˊᗜˋ*)و✧*。
隨心情的塗塗

*原創直線
*二創目前鬼燈的冷徹

(●´°ω°`●)
▶類別
▶最新文章
▶月份存檔
▶足跡
可以餵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