匡│記憶殘片-早苗

◈主軸角色:早苗

NPC-早苗

內文下收↓



  「吶,你在這裡做什麼呢?」

  一日午後,一道年幼的女音劃破了這本該是寧靜的只有樹葉間磨擦聲的空間,在面具底下本來閉著的淺色雙眼因此張了開來。

  透過面具看見的,是一雙看上去有些小巧的雙腳,順著聲源往上移去,他看見了這道聲音的主人。
  有著一頭淺褐色的長髮綁成了兩邊,那近乎直的不可思議的髮絲順著身體的弧度往前滑下,與淺色髮色不同的那對黑色雙眸,眨著眨著看著。

  而印入女孩眼底的少年有著一頭猶如蒼空般的淺藍色髮絲,面孔因為那面具遮住而看不見其表情,白底的面具中有著一個黑色圓圈點,順著其中心點不斷的往外廓開的紋路令人見了都不禁感到有些不適。

  對於先發出問句的女孩,少年只是抬起頭來看著,沒有回答、也沒有動作,時間彷彿靜止了般。

  解開這般無聲禁錮的,依然是女孩。
  女孩伸出了手在少年面前揮了揮,似乎誤以為少年發起呆來了,少年看著在眼前揮的手,頓了一秒後伸手將其抓住。

  「好痛、」
  像是抓取獵物般的毫不猶豫,女孩吃痛的想要收回手,卻發現眼前的人雖然瘦瘦小小的,沒想到力氣卻不小。
  「走開。」
  本來想要悠閒的度過姐姐不在的時間,沒想到被打擾了,這讓他不是很高興。
  發出的聲音像是野獸在警告般的低吼,接著,少年鬆開了手。
  女孩揉了揉有些紅印的手,因為疼痛,眉頭皺了皺,可是卻還是看不見要離開的打算。

  「你是誰?為什麼在山裡閒晃呢?」
  「閒晃的是妳吧。」
  「大人都說山中有妖怪呢,你不回家嗎?」
  「妳回家不就得了。」
  「我的名字是早苗,你呢?」
  「……」

  對於女孩的問句,一直到名字這裡畫為終點,他並沒有回答。
  眼前名為早苗的女孩看上去尚為年幼,或許僅僅十來歲,雖然口中說著『大人說這座山很危險』、『似乎有很多妖怪』,但卻一點兒也沒有要逃回家的跡象。

  ……不如說,她根本也沒有懷疑眼前的人就是妖怪。
  明明模樣是那般的可疑,不管神經多大條的人,都不會把自己打扮得如此怪異吧?

  「我要回家了,明天再來找你玩喔!面具君!」
  「……」
  就這樣,早苗自說自話的待了幾個小時後,又自說自話的許下諾言揮手道別離開了,看著女孩跑跳的背影,少年始終沒有回腔。




  每天在山中閒晃,是他的習慣。
  有著淺藍髮絲、白色面具以及穿著一身藍的他,並非沒有名字。
  只是對他們來說,名字的重要性十分的高。
  不過對於妖怪年紀尚幼的少年來說,他還並不了解這方面的事,對於女孩的問題,僅僅是因為他不想回答。

  日覆一日,女孩在那天起,天天都會來到山中找尋少年。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聒噪的性格以至於沒什麼朋友,亦或是被少年那不可思議的氣揚給吸引住,女孩總是找尋著他。

  然而,她總是能夠找到。
  並非是說女孩的尋人能力有多強、或是少年是否有特意被找到的意思。
  而是因為,少年並不打算因為一個突然介入的侵入者而改變了自己所想要去的地方。

  「吶,你幾歲啦?我今年十一歲了哦!」
  「比你大。」
  「真的?我還以為我們一樣!」
  偶爾偶爾,少年隨著心情回應早苗的問題,但是回答總是只回了一半,十句裡面沒有一句是回答完整徹底的。

  但是早苗似乎只是想要個說話的對象,只要少年有所反應,她似乎就很開心。
  ……難道沒人說她很吵嗎?

  不,應該是有人說過,不然她也不會像是沒玩伴一樣天天往山上跑。

  這樣單方面互動,維持了三天。

  「吶,所以你的名字是什麼呢?為什麼不告訴我呀?」
  這三天以來,對話中、問句中總是會提到這麼一句。
  ──他的名字,似乎是早苗最為感興趣的。

  在看不見其視線及表情的面具底下,少年看了眼一臉好奇的女孩。
  「匡。」
  「咦?」
  「名字。」
  「啊,你的名字!匡嗎──好奇怪的名字。」
  像是滿足了般,早苗傻笑著說著,對於早苗玩笑般的嘲弄語,匡沒有回答什麼、也沒有反應什麼,像是看著前方般的沒有改變姿勢。
  今天,他在這裡等人。
  之所以會回答,僅僅是因為他想回答,如此而以。

  「匡嗎──我可以叫你匡君嗎……咦?」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匡一動也不動的保持著看著早苗的方向,早苗才剛說完話,反射性的回過頭看向匡便正面的對上了那白底的面具。
  那樣的面具,在正面直接對上、不如說是被盯視著……總感覺會讓人忍不住有點毛。

  早苗身體不自主的顫了顫,但還是沒有逃走的意思。
  也許在她心底早已知道,眼前的人並不是一般人類了吧。

  「怎、怎麼了嗎?」
  被匡用正眼看著,這是相遇後的第一次,雖然年紀只是個孩子,早苗還是忍不住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眼睛……」匡緩緩的說著,說著的同時伸起了右手,觸上了早苗的左臉頰:「很美。」

  尾音落下的同時牽動著手指,手掌以小弧度的滑動,姆指輕輕擦過了早苗的眼角。
  「唔?!等、等等、」
  突如其來的舉動與差異讓早苗無法應對,只是展現出了很標準的女孩子的反應──臉頰至耳根子都浮上了紅暈。

  但是匡並沒有再多做什麼,那白底的面具隨著頭的擺動微微偏斜,像是注視著般──他是在注視著沒錯,透過那詭譎的面具,注視著。
  「匡、匡君……今天我先回家了!」
  最後,早苗滿臉通紅的站起了身,腦袋呈現渾沌的轉身逃走了。

  突然失去溫度的觸感,匡收回了手。
  「匡。」
  在女孩逃走的同時,另一道女音響起。
  那是與早苗不同的、成熟許多的女性嗓音。

  轉過頭一看,看上去年約十六、七歲的少女佇立在眼前。
  像是櫻花色般的髮色在陽光下顯得奪目。
  「姐姐。」
  回應著對方呼喚的同時,匡站起了身,走向了對方。

  在離開那個地方之時,少女看向剛才早苗離開的方向,僅僅只看了數秒,接著便與匡一同轉身離去。




  自從認真的看過早苗以後,匡有些睡不著了。
  他很在意。
  他知道他在在意什麼。
  他想得到。
  他知道他能夠得到。

  今天,匡因為睡晚了些,所以比平常還要晚的時間點才出門。
  他已經知道他想要的東西了,所以今天並不是隨著心情而挑選地方隨意的逛。
  今天,他是為了去見早苗而出門。
  來到了兩人最常待的那一處,匡左右看著,並沒有發現想找的人。
  直覺讓他知道,如果是早苗的話,即使沒有馬上找到自己,她也會在這個地方等候。

  一種焦慮感。
  匡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他知道他正在焦慮著。
  於是他踏開腳步,開始在山中尋找早苗。

  ──當他找到對方的時候,那個女孩已經不再會在自己的耳邊聒噪不停了。

  木屐因踩在硬土上發出了聲響,一步一步的,匡來到了早苗的身旁。
  這裡是斷崖下。

  因時間的關係,本該是液狀的紅色液體已經開始凝固,踩上去的感覺像是紅色的軟黏土。
  匡低頭看著以有些扭曲的姿勢躺在地上的人類,沒有說話。

  那淺褐色的長髮因血液而變的有些黏瘩,與結成硬塊的紅色血塊一同散在地上。
  抬頭看了下有些高度的崖壁,匡將視線放回地上的人。
  從上頭就看見了不自然的紅色與人影,於是他跳下來確認。

  從上頭跳下來毫髮無傷的他,怎麼落在這個人類身上卻變成了這副模樣呢?

  匡蹲下身來,看著昨日才稱讚的那雙黑色雙眸。
  本來在夕陽下閃閃發亮的雙眼如今瞳孔放大著,一點光澤也沒有。

  匡伸出了手,像是昨日一般的觸上早苗的臉龐,軀體早已涼透。
  不一樣。
  與昨日不一樣。

  不管是顏色、或是溫度。

  將手掌緩緩移動,最後以食指和中指觸上了那瞪大的眼球上。
  隨著手指的彎曲與陷入,早苗的臉孔呈現了最後的扭曲。


  夕陽西下與夜晚交界之時──
  匡以自家姐姐的雙腿為枕的躺著,在面具底下的表情沒有任何起伏的看著手中的東西。

  手因血液而染紅,而手中捏著的是仍帶有血絲、有著黑色瞳孔的眼球。
  本該有兩顆的,只是一顆因為力道控制不當的關係而破裂,能完整帶回的,只有這麼一顆。

  透著夕陽光,匡安靜的看著這顆眼球,其時間維持了好一段。
  人類真的好脆弱啊,砍一下、摔一下就會死了。

  眉頭皺了皺,這樣的眼球他才不要。
  將眼球握入手心中,一聲悶響,眼球尤如碎塊的掉落。

  「啊啦,不開心嗎?」
  聲音自頭頂上發出,隨著問句,少女寵溺的用手指順著匡那天藍色般的髮。
  將手自然的垂放下來,匡沒有回答的閉上了眼。
  ──他想睡了。

(完)

◈姐姐視角的作品連結

comment

Secret

▶自我介紹

Yuye

Author:Yuye
。✧*。٩(ˊᗜˋ*)و✧*。
隨心情的塗塗

*原創直線
*二創目前鬼燈的冷徹

(●´°ω°`●)
▶類別
▶最新文章
▶月份存檔
▶足跡
可以餵食